•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邓家人论邓

再论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

时间:2018/1/15 22:28:29   作者:   来源:   阅读:21   评论:0
内容摘要:本网题记: 一、邓昭伟老宗亲今年已经是80岁的高龄了,还能如此执着于斯,其精神与努力都是我们这些邓氏年轻小辈们当追而逐之的。 二、邓昭伟老宗亲曾于2013年向笔者坦言,他虽基本认同笔者的一些观点,但是迫于湖南邓氏内部施加的压力,故不敢与笔者联系;所以邓昭伟老宗亲可以将文章转发给其它宗亲,但就是不敢转发给笔者。笔者以为...

本网题记:

    一、邓昭伟老宗亲今年已经是80岁的高龄了,还能如此执着于斯,其精神与努力都是我们这些邓氏年轻小辈们当追而逐之的。

二、邓昭伟老宗亲曾于2013年向笔者坦言,他虽基本认同笔者的一些观点,但是迫于湖南邓氏内部施加的压力,故不敢与笔者联系;所以邓昭伟老宗亲可以将文章转发给其它宗亲,但就是不敢转发给笔者。笔者以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当以理解支持。

当然今天笔者看到其它多个宗亲转发来的邓昭伟老宗亲的这份文章,还是很感动的。说明我们邓氏家族的人还不是个个混沌不清的。

邓昭伟老宗亲此次在文章中系统阐述了多个观点笔者完全认同,笔者以为邓昭伟老宗亲的这些观点与论述极具史学价值!

三、邓昭伟老宗亲在文章中有几个观点笔者以为是有些小误谬的,现笔者借此机会指出如下几点,期待邓昭伟老宗亲在终稿杀清之前能接受笔者的这些建议:

1、关于“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的身份问题:

“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是在中国政府包括中国民间组织管理总局、河南省民政局、河南省南阳市民政局、河南省南阳市邓州市四级政府的相关主管部门没有拿到合法批文,这就是一个非法组织。

按中国的法律规定,“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的归口注册、管理部门是中国民间组织管理总局,也就是只有中国民间组织管理总局可以向“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发放合法的牌照,但是至今没有看到中国民间组织管理总局所发放的正式合法的牌照。

因此,从法律的层面来说,“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 就是一个非法组织。更不是邓昭伟老宗亲所说的“‘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是邓州市的一个合法的社会团体。当时得到了华夏邓氏宗亲委员会筹备委员会会长邓自茗的支持。”

邓州市那个合法的社会团体全称是“邓州市邓氏宗亲联谊会”,而不是“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这两个组织名称完全不一样,归口管理单位及主管单位都不一样,法律主体也不一样。

邓腾、殷中玲、邓香云、肖华锟、闫富传等人还对外鼓吹“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并以此号令天下邓氏,这是知法犯法!

特别是邓香云,身为邓家外嫁女,甚至胆大包天的对笔者说“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这个非法组织是得到了天下邓氏共同推举的。这是罔顾党纪国法的同时在强奸我们邓氏家族!

2、对于邓州政府的看法:

邓州政府利用邓姓的姓氏文化,做强做大邓州的地方经济,这是合情合理的,我们大家都应支持的。

但是,殷中玲、邓香云、肖华锟、闫富传等邓州政府官员是在歪曲、篡改我们邓氏的姓氏文化和相关的中华民族文化的基础上来宣导的,并动用非法组织“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号令天下邓氏,这是天下人包括我们邓氏家族人人得而诛之的不道德、违法行为!这必将毒害我们邓氏家族及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文化传承。同时逾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相关的法律法规。

综上所述,笔者以为,对于邓州政府及相关人员的功与过,我们应从党纪国法和法律等多个层面去分析看待,运用辨证唯物主义、科学历史观等学术思想与理论,不一棍子打死,也不盲目吹棒、跟风!

不能像广西省级宗亲组织的一把手邓允某(退休干部)等人一样,身为从福建迁出的瑜公的后人,不认福建的同时还公然站在邓州的立场上,称笔者(笔者与邓允某等人素不相识也未曾有过任何联系)是“广西邓氏的敌人”、与他们(广西省级宗亲组织)“关系紧张”、与北流邓氏“关系紧张”、与邓香云“关系紧张”!

3、关于邓腾宗亲及其网站的问题:

邓腾宗亲自始至终,都站在邓州的立场上,帮助邓州的外姓人来欺骗我们邓氏家族、歪曲我们邓族史,并借这机会建立人脉赚取个人钱财,这是一种不悌不孝的行为。当然在这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是没有人会在意的,相反还有很多邓家人在以此为荣!

邓腾宗亲于上次襄阳、新野之行以后,在其网站上抛出了“邓国迁都说”,还是在借机为邓州开脱,这是一。

今年汉川会议以后,与邓腾宗亲有来往并接触的并在汉川会议上有过会面的某些湖北、湖南的宗亲,开始组团围攻中华邓氏族谱网,喊出了为邓州、邓香云等人开脱的口号与理由,甚至于最近一段时间不顾“中央打虎反腐行动”,高喊说要组成以邓氏退伍军人为核心的“邓氏纪委”,“同心纪检邓氏家族败类,消除邓氏反团结团伙”,这是二。

邓腾的网站至今没有修改其网站发展方向,还在坚持为邓州站台、喊号,这是三。

综上三点,我们可以看出邓腾及其团队的邓氏宗亲,并没有如邓昭伟老宗亲所说真心忏悔,相反的是通过自己不出面,让其它人出面充当打手,对反对邓州、坚持真相的宗亲展开了打击报复行动!基于这一点,笔者并不太认同邓昭伟老宗亲对邓腾宗亲及邓州的美化之言!

如邓腾宗亲真心忏悔同时也无心称雄于我邓氏,建议邓腾宗亲及其团队成员,应敞开心胸与邓伟坚、笔者等全国各宗亲进行沟通!而不是只与邓昭伟老宗亲握手言欢!

  4、根据笔者所收集到的《邓氏族谱目录邓氏·河南·3邓州邓家谱》(http://www.zhds678.com.cn/Html/?2014.html)、《邓陈氏合修宗谱公告》(http://www.zhds678.com.cn/Html/?1161.html)、《中国移民史》《明史》《明实录》《明太祖实录·卷一七六》(这四份史籍记载资料详见于邓州、邓营村不是邓氏发源地》,网址是http://www.zhds678.com.cn/Html/?1399.html)及邓营村邓氏宗亲的亲笔所述资料等等大量的史学及考古、民族学的论著与记载及科研结果、邓氏族谱、相关当事人的陈述知:邓州并不是我们邓氏的发源地。邓州邓氏至今不知道其源流何在!

  5、邓州可能只是古邓国的边境地区,而且仅仅只是猜测性的“可能”,目前并无任何史籍记载及考古结果可以支持,并不是邓昭伟宗亲所说的“邓州仅仅是邓姓发源地之一”。换句话说,邓州谈不上邓姓发源地,今天的邓州所在区域在历史上只是古邓国的疆域之内而已。

今天的邓州是“新邓县”,是始于“公元前350年,楚宣王在今天的南阳设宛,在今天的邓州设穰”;与我们邓氏族谱中所记载的“古邓县”----公元前350年之前的邓县也就是今天的湖北襄阳团山镇邓城村,是两个完全不同区域、不同地域的地名。(详见于本网草根邓氏论邓族史》专栏中笔者个人文章《驳黄有汉教授的〈古代邓国 邓县地望考〉》一文的“一、襄阳是古邓县或是古邓国的都城所在”、“ 二、今天的邓州是新邓县,源于穰”两个章节,文章网址是http://www.zhds678.com.cn/Html/?1962.html

6邓国延续了多少代,笔者以为应当尊重民族、考古学等史籍记载及相关科研成果。对于杜撰的内容不必过于相信。相关内容可以参看邓必军个人论著《曼公---祁公之间世系表》(http://www.zhds678.com.cn/Html/?1673.html

7晋代王羲之的《序》可以确定为是一份伪作。具体可参考邓必哲宗亲个人论著《王羲之邓氏谱序探疑http://www.zhds678.com.cn/Html/?897.html)。

8、关于襄阳团山镇邓城村的邓城遗址,建议参考国务院关于核定并公布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通知(国发【200619号文件)》(详见于本网http://www.zhds678.com.cn/Html/?1355.html)。

9、对于“邓威廉谱”的看法与认知:

目前笔者可以完全肯定,邓州所在所馆藏的“邓威廉谱”不过是一份失真的手抄本,并不是真实可信的。这份手抄本的底本是今天的福建省龙岩市上杭中都仙村邓氏先祖于1881年所编撰的邓氏族谱,并不是什么“天下第一邓氏谱”。

“邓威廉谱”这本手抄本把原谱中如下一段文字删除了:

……顾前此,世远年湮,无从稽考。如六十五郎公之前,曰肇祖公,又前曰建祖公,再前曰源祖公,俱无茔墓可据,兹不敢擅为删削,亦不敢搀混代数,但存其名,逸其世可也。其现有墓碑,镌刻世次名字者,则自六十五郎公始……

这段被删除的文字在邓锦元等73位宗亲合作主编的《中华邓氏族史·福建》第19页有做摘录保存,标题是〈仙村邓氏族谱〉前序》,因此邓昭伟宗亲以此手抄本的内容来讨论“邓国延续了多少代”就不值得一提

在此也劝诫邓腾宗亲不要再向世人吹牛说“邓威廉谱”是邓州“镇馆之宝”了。不要以为骗死人不偿命!

以上几点个人浅见漏识之言,如有不当,期待各当事人如邓腾宗亲和邓允某等人及文章作者邓昭伟老宗亲批评指正!也期待大家不停留在表面的好好先生,而是以实事求是的精神进行友好、真诚沟通并进行学术探讨!

                                             孤峡山人  敬撰

以下为邓昭伟老宗亲个人论著的全文: 

再论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

--兼论邓姓之源 

当前“邓姓之源在邓州”引发的争论,引起了部份宗亲之间的对立,我感到忧虑。2013 11 7 日我在“邓禹公后裔网(湖南邓氏宗亲网)”“源流世系”栏目,发表双方文章,力图引向学术范围内的讨论。这一举措得到了邓腾宗亲的共鸣,11 18 日他在“邓氏宗亲网”“邓姓文化”栏目陆续发表了“邓姓邓国系列探讨”文章。我读了不同观点文章及文章中提到的一些原著,引发思考,对古邓国几个问题提出了看法。现在发表,是抛砖引玉,听取意见,修改后,编入“中湘邓氏五修谱牒”,也希望有助于“邓姓之源”的讨论。

一、 邓姓之源流

(一)姓与氏

《左传·隐公八年》中众仲对隐公说:“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胙之土而命之氏。”这一段话明确地区别了姓与氏。所谓"因生以赐姓",就是根据一个人由何所生而确定其姓。所谓由何所生,即指一个人生命的来源,亦即其血统。因此,所谓姓,实际上是一个人血统的标志,亦即其所归属的血缘集团的标志。“胙之土而命之氏",实际上就是指一个人及其族人只有在获得了分封之后才会拥有氏。这就表明,氏与姓不同,它不是血统的标志,而是分封、赏赐这种政治行为的结果,所有的人(除了奴隶)都会有姓,但并非所有的人都能有氏。总之,如果说姓是人的自然血缘归属的标志,那么,氏就是人的社会政治地位的体现,两者有着实质的区别。秦以来,姓氏合一。郑椎《通志。氏族略》称:“秦灭六国,子孙皆为民庻,或以国为氏,或以姓为氏,或以氏为氏,姓氏之失自此始。”

(二)、邓姓是以国为氏,不是以地为氏

中国姓氏的来源在《风俗通姓氏篇·序》称有九,“或氏于号、或氏于谥、或氏于爵、或氏于国、或氏于官、或氏于字、或氏于居、或氏于事、或氏于职”;东汉王符的《潜夫论·卷九·志氏姓》第三十五中记载:“后世微末,因是以为姓,则不能改也。故或传本姓,或氏号邑谥,或氏于国,或氏于爵,或氏于官,或氏于字,或氏于事,或氏于居,或氏于志。”《通志卷二十五·氏族略第一·氏族序》称:“论得姓受氏者有三十二类”;1998 年出版的《中国姓氏源流史》(籍秀琴着)列出了十二类姓氏起源。“以国为氏”为一类,邓姓列为“以国为氏”一类。近来也有不见解,邓州市地方史志办公室肖华锟主任科员提出:“邓姓不仅是以国为姓,还有以邑为氏和以事为氏” (《邓姓之根》25 页)。

这种混乱的提法,带有邓州市的地方色彩,我不敢苟同。

(三)、邓姓之源是商周邓国

1、历代姓氏专着称:

邓、曼姓。庄十六年楚文王灭之。桓七年疏。(《世本八种· 张澍稡集补注本·(上)卷第三·氏姓篇》)

邓,古国名,本曼姓也,其后称邓氏焉。《急就篇》(西汉元帝时(公元前 48~前 33)黄门令史游作,颜氏注,王应麟补注)。

《急就篇卷一·邓万岁》:

邓 曼姓,殷时侯国也。春秋时邓侯吾离朝鲁,后为楚文王所灭,子孙以国为氏。

唐代林宝《元和姓纂·卷九·四十八嶝》:

邓氏曼姓国,其后为氏。一云殷王武丁封叔父于河北为邓侯,因氏焉。

宋代王应麟的《姓氏急就篇·姓卷上·耿邓奋》:

邓氏,曼姓,商之侯国,其地今襄阳邓城是也。春秋时邓侯吾离朝鲁,庄十六年,楚文王灭之,子孙以国为氏。

南宋郑樵《通志·卷二十六·氏族略第二》:

初,武丁封季父于河北曼,曰蔓侯,有曼氏、蔓鄤氏、优、邓其出也。(广韵云封河北为邓误,杜云邓城在颖川邵陵)。灭于楚,有邓氏、登氏、邓侯氏、餋氏、冉氏、骓氏(荘十六年灭)。

宋·罗泌 撰《路史·卷十九·后纪十》:

邓 出自子姓。商高宗武丁封其季父于河南,为邓侯,别赐姓曼。春秋时楚武王、郑庄公皆娶邓女,谓之夫人邓曼。而邓侯吾离尝一朝鲁,鲁庄公十六年,楚文王灭邓祁侯,子孙以国为氏。

南宋·邓名世在《古今姓氏书辩证·卷三十四·邓》:

殷武丁封叔父于河北,是为邓侯,后以为氏。

清陈廷炜编撰的《姓氏考略》,我没有核对原文,转引邓锦坤的文章。

2、家谱称:

2-1、“粤稽邓氏,自商武丁封其季父曼于河北南阳之邓国,遂以国为姓”。(王羲之序)

2-2《邓氏联谱初辑》(由湘乡邓氏渡茹真公主修,湖南省 20 187支宗族参与,历时十年(1923-1933)编成)称:“溯源受姓之始,自曼季以前祖殷为子姓,自曼季赐姓以后至吾离为曼姓,自吾离失国以后沿封邑为邓姓,综诸说而定一是焉。”

3、历代辞书称:

3-1、“邓 殷王武丁封叔父于河北,是为邓侯,后因氏焉。”(重修《广韵》卷四)。

3-2、“邓,曼姓之国。今属南阳。从邑,登声。”(《说文解字》)

(四)古邓国几个问题的探讨

1、起始年代

1-1、武丁在位 59 年是公元前 1250 年至公元前 1192年,这是根据“殷墟甲骨文中有带干支的日月食记录,通过现代天文学计算,可以回推其发生的时间,因而有重要的年代学研究价值。夏商周断代工程对甲骨文中可能的日月食记载,进行学科交叉研究,由宾组卜辞中的五次月食,推得武丁在位年代。”(《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 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第 55 页)应该是可信的。

1-2、断代工程前,武丁在位 59 年,即公元前 1324 年至公元前 1266 年。

断代工程确定武丁在位 59 年是公元前 1250 年至公元前 1192 年,时间推后了 74 年。《汉书·杜钦传·二十四史全译·汉书》1267 页)记载:“高宗遭呴雉之戒,饬己正事,享百年之寿”,那么,武丁应该是生于公元前 1291 年,死于公元前1192 年。他即位的时候是四十一岁。

1-3、曼季,字德阳

据《邓氏联谱初辑》称:“曼季与武丁同源于祖乙,其为沃甲之孙南庚之子”。

《郭沫若全集·考古编·卜辞通纂·世系》73-74页的世系表中南庚与祖丁同源于祖乙,当然祖丁孙武丁与南庚子曼季同源于祖乙,印证了谱载的真实。由于曼季未承帝位,未见曼季卜辞。

《中华邓族史(粤港卷)》记载:曼公生于殷小辛丁亥岁,公元前1354年。断代工程后,曼公的出生年份也要推迟 74 年,为公元前1280年。比武丁小11 岁。

《中华邓族史(粤港卷)》又称:“丁巳岁(公元前1324年)受商王武丁封于河北蔓口(今河南伊川市蔓口,即伊河北岸一带),为曼侯,后改封曼公为邓侯,建立邓国,又赐邓氏,邓氏世系出于此。卒葬颖川召陵县邓城(河南偃城东)。”德阳公是南庚之子,本姓子,何以姓曼。合理的推测是封在曼地,以地为氏,赐曼姓。宋·罗泌撰《路史·卷十九·后纪十》记载:“初,武丁封季父于河北曼,曰蔓侯,有曼氏、蔓鄤氏、优、邓其出也。”

正是“胙之土而命之氏”,为何称季?季是兄弟排行次序最小的,祖丁四子:阳甲、盘庚、小辛、小乙都比南庚之子德阳大,故称曼季。

1-4、曼地在哪?何时封到曼地?

史料对曼地的记载有二:一是邓衔富、邓祖善、邓华成著《中华邓族史(粤港卷)》记载:“受商王武丁封于河北蔓口(今河南伊川市蔓口,即伊河北岸一带),为曼侯”,我查了春秋地图,曼氏在河南省汝阳南、北汝河南;一是郑杰祥著《商代地理概论》(第243-245页)记载:

曼族方国是商王朝的属国,常受商王驱使,曼地也是商王来往的地方。“卜辞曼地当即春秋时期郑国鄤地”。高士其《春秋·地名考略·卷六》云:“春秋郑邑,曼伯国,为曼姓。王符《姓氏志》作曼”。曼国或与古鄤水有关,古鄤水当在今河南省荥阳县汜水镇南,它当即曼伯国所在地。马世之着《中原古国历史与文化》32-33页有相同论述。我相信郑说,汜水镇离郑州商城不远,曼季是王族,当封在王畿附近。

受封时间,据《中华邓族史(粤港卷)》记载是丁巳岁(公元前 1324年),是武丁元年,断代工程确定,武丁元年是公元前1250 年。小乙不传位给曼季,改变兄终弟及之传统,传位于子武丁,皇室内部必有异议,为避免皇室内部争斗,小乙和武丁必须对曼季进行安抚,在武丁就位时对曼季进行册封是合理的、必要的。我们有理由认定曼姓邓国的起始年代是公元前1250 年。曼公是邓姓的始祖。

    邓洪军说:“殷商邓国建立于商高宗武丁丁巳年(公元前1240 年)”。殷中玲说:是“据2000119日“夏商周断代工程”公布的《夏商周年表》推算)”的,“夏商周断代工程”断定了武丁在位的年代,并不改变公元纪年与干支纪年的对应关系。武丁在位期间的丁已年是公元前1204 年,公元前1240 年是辛已年,尚待邓洪军和殷中玲复查澄清。

再论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

《中国历史地图集》谭其骧主编春秋楚吴越

2、何时改封曼公为邓侯,建立邓国

史料记载有二,一是杜预说,即召陵说,一是郑樵说,即襄阳邓城说。

杜预说:宋·罗泌撰《路史·卷十九·后纪十》记载:初,武丁封季父于河北曼,曰蔓侯,有曼氏、蔓鄤氏、优、邓其出也。(广韵云封河北为邓误,杜云邓城在颖川邵陵),《潜夫论笺校正》(汉·王符著 清·汪继培笺、彭铎校正)459页记载:春秋桓二年蔡侯郑伯会于邓。杜注亦云:颖川邵陵县西南有邓城,召陵,汉属汝南,杜云颖川,今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区召陵镇。《中华邓族史(粤港卷)》称“曼公‘卒葬颖川召陵县邓城(河南偃城东)’佐证了杜预说。郑樵说:邓氏,曼姓,商之侯国,其地今襄阳邓城是也。春秋时邓侯吾离朝鲁,庄十六年,楚文王灭之,子孙以国为氏。南宋郑樵《通志卷二十六·氏族略第二》何时改封曼公为邓侯,应当在征伐邓国后,再封邓。何时改封曼公到召陵邓国,我没有找到史料。曼公安葬在召陵,应当在曼公死前,是武丁征服南土邓国前。襄阳邓城是殷商南土。武丁在位初期,处在小邦林立的包围中,王畿四周大小不等、势力强弱的部落方国对商王朝时叛时服,威胁商王朝的统治。武丁要先征服王畿附近的一些比较小的叛乱不朝的方国,把身边安定下来,等国力壮大了,才能征伐较大较远的方国。王宇信、林小安、范毓周对武丁卜辞作了分期研究(《甲骨学一百年》王宇信、杨升南1999500-501页)。王宇信把妇好与妇好有关联的人物参加的战争,放到武丁前期,其余为后期。妇好死于公元前1200年,这是前、后期的时间节点。与邓国邻近虎方列入前期(见《商代分封制度研究》196页),所以武丁改封曼公为邓侯应在公元前1200年之前,北方的土方、西方的羌方、鬼方、彭方离王畿近,骚扰严重,当先征伐。《今本竹书纪年疏证》载有三十二年伐鬼方三十四年王师克鬼方。氐,羌来宾四十三年王师灭大彭。(《今本竹书纪年疏证》第31页·王国维),虎方属南方,离王畿远,伐虎方当在武丁四十三年即公元前1207年之后,所以我认为公元前1207年至公元前1200年这个时间段改封曼公到襄阳邓城为邓侯,或者说召陵邓国迁到襄阳邓城。

3 关于古邓国的地望

3-1、召陵邓国,杜预云:颖川邵陵县西南有邓城,今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区召陵镇内,面积仅几十平方公里。

3-2、襄阳邓城之邓国。

《逸周书·卷七》王会解五十九《伊尹朝献·商书》汤问伊,尹曰:诸侯来献,或无马牛之所生而献远方之物,事实相反,不利。今吾欲因其地势所有献之,必易得而不贵,其为四方献令。伊尹受命,于是为四方令曰:臣请正东,符娄、仇州、伊虑、沤深、十蛮、越沤,剪发文身,请令以鱼皮之鞞,乌鲗之酱,鲛鼥利剑为献。正南,瓯邓、桂国、损子、产里、百濮、九菌,请令以珠玑、玳瑁、象齿、文犀、翠羽、菌鹤、短狗为献。(《逸周书汇校集注5970-974页。)《左传·昭公九年》:王使詹桓伯辞于晋,曰:“……,及武王克商,……,巴、濮、楚、邓,吾南土也……”,《国语·郑语》:当成周者,南有荆蛮、申、吕、应、邓、陈、蔡、随、唐,……”说明古邓国是商、周之南土。

襄樊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王先福在《周代邓国地望考》称:邓位于楚之北、申之南,即南阳盆地南部;武汉大学石泉教授考证:“古邓国境土大致包括南阳盆地南部今襄阳县境的汉水以北和新野、邓县以南地带(《古代荆楚地理新探》119页);周永珍在《两周时期的应国、邓国铜器及地理位置》(《考古》1982.1)一文中称:邓国的疆域北起南阳盆地南部,南到汉水,西与谷国相连,即今谷城县。东与曾国之北境,即今河南新野相邻。这样一块方园一百五十里境域,确是一块沃土。

4、邓国的都城古邓国的都城有三说,一是邓州说;一是邓城说;一是迁都说。

邓州说是邓洪军2009116日在邓州邓姓文化座谈会上提出来的:因今邓州是古邓国之国都所在地,故邓州就是邓姓之发源地。

石泉教授在关于春秋时邓国都城及楚、秦、汉、晋、宋、齐、邓县地望的考订一节中说: 河南邓县(旧邓州)说之不难成立。理由是:今河南邓县从战国以来至明初,1000多年间,一直是穰县所在至明初,废穰县,这里才专称邓州,民国以后,废除府、州,于是邓州始改为邓县。以迄至今。这一沿革情况前人是有明确记载的,穰县既一直在这里,则战国至汉晋与穰县并存的邓县自不可能也在此。

邓城说是南宋郑樵《通志卷二十六·氏族略第二》提出来的,称:邓氏,曼姓,商之侯国,其地今襄阳邓城是也。襄樊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王先福在《周代邓国地望考》称:从文献记载、传世文物、出土文物和考古新发现等多角度综合分析,周代邓国的境土范围位于今南阳盆地南部,东不过唐白河,西过汉水到今谷城东境,与原谷国接壤,北到今河南邓州南部,南抵汉水,或达汉水以南的今襄阳城附近,其中心至迟自西周中期即位于今樊城西北的邓城城址。

石泉教授认为:今襄樊市西北的邓城遗址是古邓国及宋齐以前邓县所在,理由是:“这个邓城遗址,从方位和遗迹看,显然,就是上述同治《襄阳县志》所记位于襄阳西北20里,城基尚存,高丈余邓城。联系到遗址也叫邓城,它的文化遗存的年限以及民间传说的内容,特别是联系到上引《荆州记》中指明邓侯吴(吾)离之国就是当时(刘宋前期)的邓县(亦称邓城),而《宋书·州郡志》(卷37,雍州新野太守条总论;及京兆太守邓县令6)也明确指出当时的邓县是汉旧县。这些都足以说明邓城遗址应即春秋战国时邓国,战国秦汉直到刘宋时的邓县。《中国历史地图集》中春秋及两周地图(见插图)标在汉水边上,佐证了邓城说。

迁都说又有南迁说和北迁说之分。

迁都说中的南迁说,见河南省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马世之着《中原古国历史与文化》第434-438页;迁都说中的北迁说,见骆立群《吾离北迁邓国都城于穰》一文称:吾离朝鲁的第二年(公元前704年)他英明果断地实现了迁都计划。

 我认为:河南省荥阳县汜水镇南、召陵邓城、襄阳邓城是古邓国的三个都城。邓州说没有考古遗存支持,难以认同。公元前1250年曼公受封曼地,即在今河南省荥阳县汜水镇南,后迁到召陵邓城,今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区召陵镇,公元前1207年至公元前1200年这个时间段迁到今襄樊市西北的邓城城址。这与河南省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马世之的南迁说思路相同。

再论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

《中国历史地图集》谭其骧主编 春秋时期全图

再论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

《中国历史地图集》谭其骧主编西周时期中心区域图

5、邓国延续 20

5-1、二十二世:晋·王羲之《序》称:“粤稽邓氏,自商武丁封其季父曼于河北南阳之邓国,遂以国为姓。南阳为郡,分封食采。

世袭侯爵。历晃、徽、庆、桓、昆、史、晖、浩、煦、杞、熹、怡、沛、璧、淳、衡、略,至宣,字吾离,经十九代。周桓王八年,离侯惧楚,与蔡、郑二国交会,以是尊周室而朝服于周。再传尚、粹及明渊,计二十二世。周襄王时,邓被楚灭,失守茅土。”

5-2、二十世:《邓氏联谱初辑》称:“吾离、祁侯世次相接”,吾离是十九世,祁侯是二十世。吾离是公元前 700 年去世,邓国在公元前 678 年被灭,相差 22 年,不可能经历三代。吾离、祁侯只能是世次相接。从公元前1250年至公元前678年持续572年,按20代计算,每代28年,符合常理。

6、“吾离中兴”难以置信。

吾离处春秋年代,五雄争霸,诸侯混战,面临危险局面,吾离对外联姻、朝鲁,推迟了亡国的时间。现在,也未找到史料证明吾离在位期间政治、经济、军事有哪些进步,疆土有哪些扩大。难以证明吾离中兴,相反,公元前705 年,吾离朝鲁时,《春秋公传注疏》记载:

“夏,糓伯绥来朝,邓侯吾离来朝。皆何以名?失地之君也,其称侯朝何?据以贱也。”,史料对吾离的评价不高。公元前703 年楚巴邓之战,损失惨重,伤了元气,吾离决策失误难辞其咎。

我认为:六世昆公时,殷纣无道,昆公与微子叠谏不听,乃去殷归周,使邓国免于灭亡,邓国延续了368年,其功至伟,吾离岂能相比。

二、关于“邓姓之源在邓州”引发的争论

中共邓州市委常委、副市长,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理事长邓洪军 2009 116日在河南邓州邓姓文化研究座谈会上的发言中提出:

“因今邓州是古邓国之国都所在地,故邓州就是邓姓之发源地”;市人大主任殷中玲于20102012年先后发表了《夏商邓国国都考》、《浅谈邓姓发源地与邓姓南阳郡望》二篇文章,鼓吹“邓州是邓姓唯一的发源地”、“ 夏、商邓国的国都均在今河南省邓州市”;邓州市地方史志办公室肖华锟主任科员在2013 年出版了《邓姓之根》一书,综合了“邓姓之源在邓州”的观点,主要有三:一曰夸父追日弃杖化邓林说;二曰邓州为中康、相、少康三帝之夏墟说;三曰邓州市是古邓国都城,是唯一发源地说。这些观点被邓州市“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采纳,并大力宣传,从而引发了邓氏宗亲内部关于“邓姓之源在邓州”的争论。这一争论持续五年多了,以邓伟坚为代表的部份邓氏宗亲对邓姓之源进行了深入探讨,发表了大量文章,反驳“邓姓之源在邓州”的观点,真理越辩越明,殷中玲在2012 年《浅谈邓姓发源地与邓姓南阳郡望》一文中修正了一些错误,但是基本观点没有改变,肖华锟主任科员把编造的“邓州为中康、相、少康三帝之夏墟”论,自诩为“此论不仅可修正邓州史志、河南史志、也可修正《中国通史》,为国家的夏商周断代工程所应用”。为辩明是非、还原真相,我也提供一些史料与邓州同志商榷。

1、夸父追日弃杖化邓林说,不是邓姓之源

1-1、是邓林还是桃林?山海经《海外北经》称: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而《中山经》称:“中次六经缟羝山之首,......又西九十里,曰夸父之山,......其北有林焉,名曰桃林”。是邓林还是桃林?前后矛盾。

《春秋释例卷七·土地名·第四十四之三》(晋·杜预 撰)称:“桃林 括地象云:在陕州桃林县西”,山海经云:“夸父之山其北有林名桃林,广三百里”;《尚书地理今释》(大学士蒋廷锡撰)称:“桃林今陜西潼闗卫东南有牧牛山,按河南阌乡县界亦名夸父山,山海经夸父山北有林焉,名曰桃林,”

《山海经新校正》(晋·郭璞 注 清·毕沅校正)称:“邓林即桃林也,邓、桃音相近”。原来桃林与邓林是一回事。

1-2、夸父不姓邓,姓姜。

《大荒北经》称:“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后土是炎帝的后裔,《帝王世纪》称:“炎帝神农氏,姜姓”,夸父应当姓姜,“邓”夸父是煞费苦心瞎编的。说邓州有邓林,夸父姓“邓”,那陕西有桃林,夸父该姓什么呢?

“夸父追日弃杖化邓林”这一命题不确切,由这一不确切的大前提作出的推论“邓”夸父说也不确切,把邓州的“邓”夸父作为邓姓的发源地更是荒唐。即使五帝时代有夸父部落,早已消失,怎能成当今姓氏之源呢?

2、“邓州为夏墟”是别有用心的臆造。

2-1、“邓州为中康、相、少康三帝之夏墟”说,是邓州版的伪夏史。

《春秋左传要义·卷三十一·襄公四年下》(宋·魏了翁 撰)记载:《夏本纪》:禹生启,启生太康,是禹孙也,为羿所距。《书序》云:“太康失邦”是为淫放失国也。《本纪》又云:“太康崩,弟仲康立。”《尚书·胤征》云:“惟仲康肇位四海”;孔安国云:“羿废太康而立其弟仲康为天子”,则仲康,羿之所立。但羿据其权,仲康不能除去之耳。哀元年,传称:“有过浇杀斟灌以灭后相”,相依斟灌,故浇灭之。是相立为天子,乃出依斟灌,则相之立也,葢亦羿立之矣。此传言羿代夏政云:“不修民事”,寒浞杀羿言取其国家,则羿必自立为天子也。当是逐出后相,羿乃自立。相依斟灌、斟寻,夏祚犹尚未灭,葢与羿并称王也。及寒浞杀羿,因羿室而生浇。浇已长大,自能用师,始灭后相。相死之后,始生少康。少康生杼,杼又年长,已堪诱豷,方始灭浞而立少康。计太康失邦及少康绍国,尚有百载,乃灭有穷。据此传文,夏乱甚矣。而《夏本纪》云:“仲康崩,子相立。相崩,子少康立。”都不言羿、浞之事,是马迁说之疎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孙淼在1987 年出版的《夏商史稿》219 221 页有相同的论述。

太康失国,后羿代夏,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孔安国云:“羿废太康而立其弟仲康为天子”,则仲康,羿之所立。仲康是傀儡,怎能封其子于邓?殷中玲说:“夏帝仲康封其子于邓”,与史不符。

邓州市地方史志办公室肖华锟主任科员看到了“夏帝仲康封其子于邓”之说站不住脚,便篡改史籍,把《路史》中的“仲康子国”改为“仲康之国”,编造了“邓州为中康、相、少康三帝之夏墟”,为了证明邓州是夏地,断章取义引用《史记》货殖列传记载:“颍川、南阳,夏人之居也。颍川、南阳皆夏地也。夏人政尚忠朴,犹有先王之遗风......故至今谓之‘夏人’”,故意把“颍川敦愿。秦末世,迁不轨之民于南阳。南阳西通武关、郧关,东南受汉、江、淮。宛亦一都会也。俗杂好事,业多贾。其任侠,交通颍川”一段省略掉。

省略掉司马迁对“南阳”夏地的解释,其实,司马迁认为:“南阳”是“秦末世,迁不轨之民于南阳”后的夏地,不是夏代的夏地;又随意编造仲康到邓州建都,后相攻寒浞,被寒浞儿子浇所杀,少康从邓林出发杀浇,恢复夏朝,迁都帝丘。并声称:“此论不仅可修正邓州史志、河南史志、也可修正《中国通史》,为国家的夏商周断代工程所应用。”(《邓姓之根》11-14 页)

其实,仲康被羿控制不可能到邓州建都,后相被羿赶跑后逃到了同姓斟灌氏处,依靠斟灌氏和斟寻氏保护。寒浞杀羿后自立为王,寒浞派其长子浇灭掉了斟灌氏和斟寻氏,杀死了后相。相妻后缗有孕,从小洞逃出投奔娘家有仍氏处,生子少康,少康成年后任有仍氏牧正。

浇欲杀少康,少康逃奔有虞氏,任有虞氏庖正,并娶有虞氏女为妻,少康在这里“有田一成,有众一旅”,少康在这里积聚力量,作复国准备。

夏的遗臣靡,在羿死后,逃奔有鬲氏,靡自有鬲氏收斟灌氏和斟寻氏的遗民以杀浞而立少康,少康杀浇于过,后杼杀豷于戈,史称“少康中兴”。

《春秋左传注疏·卷二十九·襄公四年》(晋· 杜氏注 唐·陆德明音义 孔颖达疏)有详细记载。庒春波《羿浞代夏少康中兴轶史与年代学和考古学解释》(夏文化论集第520-530 页)论述了“从空间关系角度上将羿浞少康錾史与相关的部落、氏族的方位和迁徙活动跟相应地区的考古文化一一对应起来,而且无不契合。”说明羿浞代夏、少康中兴是信史。插入《中国历史地图集》夏时期全图,图中标注了羿代夏政至“少康中兴”有关氏族的具体位置,其位置都与邓州无关。供对照参考。

再论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

《中国历史地图集》谭其骧主编 夏时期全图

 

2-2、夏墟在河南省偃师二里头村。

1930 年郭沬若在《中国古代社会研究》中提出了《夏禹的问题》后,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开始了寻求夏民族“实物上的证据”和夏文化的研究。李学勤在 1997 年出版的《中国古代文明与国家形成研究》中作了详细的介绍。1959 年夏,古史学家徐旭生以古稀之年亲自率队到豫西调查,成为正式启动考古学方法“探索夏文化”的标志。40 多年来围绕夏文化探索而展开的田野考古调查与发掘成绩斐然。二里头文化的发现,填补了龙山时代晚期同商代二里冈文化之间的空白,运用“时间、空间与相关考古学文化对证法”“文化因素分析法”“都城推定法”(《中国考古学·夏商卷》绪论)进行分析研究,发表了很多著作。如《夏商史稿》(孙淼 1987)、《夏史初探》(郑杰祥著1988)、《夏商文明研究》(洛阳文物二队编1995)、《夏文化论集》(2002)、《文明起源与夏商周文明研究》(张国硕著2006)等等,国家“九五”重点攻关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对夏文化的探索和研究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多数学者认为:“夏文化”是指夏代在其王朝统辖地域内夏族创造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遗存,核心是关于夏王朝的史迹。二里头文化的主体是夏文化,但上限要推至二里头文化一期前包括新砦期文化、甚致包括王湾三期文化晚期遗存。也有人认为二里头14期是夏文化。

张国硕认为:“二里头遗趾应为夏都斟寻,其始建于太康时期,止于夏桀,中间未经废弃”,“新砦期遗存主要分布在颖水上游的新密、登封、禹州一带。目前尚未见到二里头遗趾有新砦期遗存的公开报道,洛阳一带也少见此文化遗存,这与文献夏启居阳翟、太康居斟寻的记载基本上是符合的。”夏启之都位在颖河上游地区。(《文明起源与夏商周文明研究》150-151 页)

3、邓州不是邓姓唯一的发源地

3-1、邓州的“唯源论”是建立在“ 夏、商邓国的国都均在今河南省邓州市”的基础上的,夏之邓国不存在,邓州没有考古遗存认定为商、周邓国国都,更不是唯一的国都,基础没了,“唯源论”倒塌了。即使按邓州的都城论,邓姓的发源地是在汜水镇南、在召陵、在襄阳邓城,不是在邓州市;

3-2、邓姓是以国为氏,不是以都为氏。邓国的地望疆域都是邓姓的发源地。邓州市是邓国的一部份,邓州仅仅是邓姓发源地之一。

如果认为:邓州是邓姓之源,同理,新野也是邓姓之源,邓城也是邓姓之源。邓州不是邓姓唯一的发源地,“唯源论”该休矣。

“邓姓之源在邓州”引发的争论,推动了对古邓国的探讨,是有益的。我认为:应当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哲学观、历史观来研究邓氏历史,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打棒子,不扣帽子,不搞人身攻击,心平气和地进行学术讨论。

邓氏文化不是邓氏私产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份,外姓学者有权利研究,我在本文中引用的一些著作都是外姓人写的,他们中有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历史地理学家,经学家,他们研究得早,研究得深,我深受其益,我提的一些看法,只能说是学习心得。殷中玲、肖华锟的言论我虽有不同看法,但是我要尊重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尊重他们付出的劳动,感谢他们激励我去学习夏商史。每个人都有局限性,还是取长补短、求同存异为好,互相沟通、互相学习为好。

2010 4月“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的网站、邓世平等人对我宣传湘乡元侯遗迹大肆讨伐批判,对湘乡元侯遗迹无耻诽谤,肆意贬低元侯禹公的历史地位。我很生气,2010 712日我在网上发表了《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一文,进行回击。当天,邓腾宗亲打电话给我,建议停止网上“关于湘乡元侯祠墓是不是真的争论”,私下沟通解决,我同意了。2013 1016日邓腾率团来邓元侯祠考察,我陪同考察,邓腾同我握手的一刻,标志着争论结束了。这是一个化解争论的成功范例。

三、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

再论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

邓艺为2010 年邓元侯祠恢复秋祭敬献的禹公画像

 

(一)、禹公是邓氏家族的一面旗帜

邓州有人强调:邓州是邓姓唯一的发源地”(殷中玲)、吾离是邓姓的得姓始祖” (肖华锟)得不到邓氏宗亲的公认,影响了邓氏宗亲的团结。2010 712日我发表了《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一文,指出:“我们能不能在禹公的旗帜下达成共识。终究我们都承认是禹公后裔,全球邓氏公认禹公是直系太始祖。禹公对中华民族的贡献除开邓小平谁也不可能相比。他是邓氏家族引以为荣的代表,是邓氏家族的一面旗帜。”

禹公,文韬武略,以盖世英才,佐汉光武中兴,为云台第一元勋,彪炳史册。禹公四代,左右朝政,《后汉书·卷十六·邓寇列传第六》记载:“邓氏自中兴后,累世宠贵,凡侯者二十九人,公二人,大将军以下十三人,中二千石十四人,列校二十二人,州牧、郡守四十八人,其余侍中、将、大夫、郎、谒者不可胜数,东京莫与为比。”不但为国家作出了重大贡献,也成为南阳望族。没有禹公,哪有邓氏家族的今天。

禹公“明定帝略”、“勋成智隐”、“常欲远名势”,禹内文明,笃行淳备,事母至孝。天下既定,有子十三人,各使守一艺。修整闺门,教养子孙,皆可以为后世法。“孔子世系”是指以中国春秋时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孔丘为为中心,建立的家族谱系。孔氏不搞“唯源论”,而是把孔氏家族最杰出的人物孔子为代表、为中心、为旗帜。这点值得借鉴。

湖南邓氏联谱《邓氏联谱初辑》称:“我族联谱,基本禹公。”这是湖南省20县187支邓氏宗族在1933年发出的声音。前辈的呼唤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要跳出“唯源论”泥潭,高举禹公旗帜,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

再论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

2010 112日湖南省邓氏宗亲联谊会在湘乡市成功举办了邓元侯祠恢复秋祭活动,到会代表202余人,达成湘乡共识,确认禹公是邓氏宗亲的一面旗帜,一致同意每年的农历九月二十六日为禹公秋祭日,呼吁湘乡市人民政府核定邓元侯祠墓为湘乡市人民政府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筹划为修复邓元侯祠墓募集资金。活动期间收到捐款13.1 万元。这充分体现了禹公的凝聚力和号召力。2013 1118日邓腾宗亲给我的邮件称:“湖南宗亲网突出禹公,强调都是禹公后裔,强调禹公这条宗族纽带,有特色,不错。”

这表达了禹公后裔都有团结在禹公旗帜下的共同愿望。

(二)、正确评价邓州市人民政府,正确评价“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

邓州市人民政府保护邓氏文化遗产,宣传吾离、宣传邓氏文化,促进邓氏宗亲联谊不仅没错,而是有功。作为邓氏宗亲,我们应当感谢。我在2010 4 15 日向湘乡市人民政府阳建民市长建言,要求核定邓元侯祠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湘潭市、湘乡市二级政协、二级文物单位、社会名流和邓氏宗亲齐心努力,奔波三年才于201366日获得一纸批文。相形之下,我对邓州市人民政府心怀敬意。

邓州市人民政府打造邓氏文化品牌,招商引资,促进邓州市经济发展,无可非议。当然也有不足,殷中玲、邓洪军、肖华锟的一些言论有局限性,有排他性,还有点虚构性,深深打上了邓州市的烙印,影响了有邓氏文化遗产的兄弟市、县的团结,影响了邓氏宗亲的团结。“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是邓州市的一个合法的社会团体。当时得到了华夏邓氏宗亲委员会筹备委员会会长邓自茗的支持。

“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宣传该会是全国性的邓氏宗亲会,该会个别领导人胡说是邓氏宗亲的“党中央”。不但有言论,还在一些省市建立“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分会的行动。这引起了一些邓氏宗亲的强烈反对。我在《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一文中指出:现在的“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不是经各省邓氏宗亲会按人口比例派代表筹建产生的,程序上不民主,缺乏群众基础;未经民政部批准,擅自称全国总会不符合国务院发布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

该会的网站邮箱是dzwgy95@126.com,有九五之尊的寓意,实在荒唐。2013 10月湖南有人提出:把“湖南省邓氏宗亲会”改为“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湖南省分会”遭到湖南省邓氏宗亲的反对。理由有三,一是“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不是经民政部批准建立的全国性社团组织;二是邓州市的“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的活动范围有地域限制,到湖南建分会是非法的;三是不认同“炎黄邓氏”的提法。“炎黄邓氏”贴上了邓州市的标签,是殷中玲“夏、商邓国的国都均在今河南省邓州市”说的翻版,夏之邓国可以追溯到炎帝,商之邓国可以追溯到黄帝,“炎黄邓氏”就是邓州版邓氏,我们只承认商周邓国是邓姓之源。再则,邓姓是血缘标志,邓姓不能是炎黄两种血缘关系,如是两种血缘,说起来不好听。所以“湖南省邓氏宗亲会”名称照旧,网站称“湖南省邓氏宗亲网”又名“邓禹公后裔网”。

客观地用一分为二的观点看“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特别是“深圳市邓氏宗亲联谊会”,五年来在推进邓氏宗亲联谊,编印“邓姓文化”杂志,组织修谱,保护邓氏文物遗存做了不少工作,有目共暏,值得那些只说不作为的宗亲会学习。

如果“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不以全国性的“总会”自居,“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的领导人也不以邓氏宗亲的领袖自居,兄弟宗亲会之间,邓氏宗亲之间平等对话,友好协商,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是可以实现的。

(三)、正确评价新野“发迹地”

邓氏楹联“东汉家声;南阳世泽”、“南阳望族;新野芳踪”充分表达了禹公后裔对禹公这位直系太始祖的感恩情怀,对禹公故乡南阳新野的向往。四川的《邓氏家谱》称:“我姓始于邓国,盛于高密”。高密侯,禹公也。禹公的故乡南阳新野是邓姓的发迹地。按照以国为氏的观点,新野是古邓国的一部份,新野也是邓姓发源地之一,同邓州、邓城处于同等地位。而新野具有“发源地”、“发迹地”的双重属性。新野现有邓禹台,相传为东汉开国元勋邓禹之阅兵台;还有清代《汉高密侯邓元公故里》碑,居中竖刻“汉高密侯邓元公故里”九字。碑文颂扬邓禹“东汉中兴,功盖诸将,始封梁侯,继封高密侯”。碑文还述及邓禹故里“在新野东北乡三泉坂”。值得邓氏宗亲前往景仰。确立禹公在邓氏家族中的旗帜地位,确立禹公是邓氏宗亲直系太始祖地位,确立南阳新野的邓氏发迹地地位,是人心所向,众望所归。这就是邓氏宗亲的团结基础。我欣慰的看到2013 10月邓腾宗亲率马来西亚沙巴州邓氏宗亲会、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市宗亲会、深圳市邓氏宗亲联谊会、广东梅州邓氏宗亲海内外联谊会、广东河源邓氏宗亲联谊会一行 40 人前往新野禹公故里、襄阳邓城、湘乡元侯祠祭祖联谊。这是寻根之旅、团结之旅,受到当地宗亲的热烈欢迎。

(四)、厚今薄古

1、范文澜说:“讲历史,厚今薄古,本来是很自然的道理。

现代近代的事情,最容易理解,也最有现实意义。可是,现在史学界的情况恰恰是薄今厚古,越是今的越不讲,越是古的越讲,这实在是一种反常的现象,最一种衰暮的现象”。毛泽东 1958 58日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范文澜同志最近写的一篇文章,历史研究必须厚今薄古,我看了很高兴。这篇文章引用了很多事实证明厚今薄古是史学的传统”,我们应当遵循这一传统。古邓国是个小国,没有国史传世,家谱的记载也不一致。我们能找到的史料有限,而且互相矛盾。出土的考古遗存不充分,存在不同意见是正常的。很多人对“邓州是邓姓之源”提出了不同意见,推动了对古邓国的研究,公认邓姓是以国为氏,不是以地为氏,是好事。争论持续几年了,正反两面的意见都发表了一些,还可以继续发表文章,湖南省邓氏宗亲网、深圳邓氏宗亲网都提供了平台,如果一时不能统一,就求同存异吧,待有更多的考古发现再作结论,千万不要伤和气。

曼公是南庚之子,南庚在位时间是公元前1433 年至公元前1409年,曼公是公元前1354年出生,是南庚传位后55年。按郭沫若说的兄终弟及传统,是南庚死后55年,有疑点,待考证。禹公是曼公几世孙,有的说是四十六世,有的说是四十七世,有的说是四十八世;禹公的父亲,有的说是明公,有的说是熙公,也难得弄清,姑且存异,不必深究。还是薄古的好。

2、厚今,就是要把重点放在禹公以来邓姓文化的研究,要大力宣传禹公的思想和功勋,宣传禹公故里新野,宣传和保护禹公在各地祠墓遗存。要大力宣传历代著名的邓姓人物,特别是当代的邓姓人物。邓小平是当代最伟大的邓姓人物,邓小平的理论与实践不仅决定了中国的命运,而且影响了世界,是我们学习、研究、宣传的重点。对族谱的研究,重点放在禹公以来的族谱收集和整理上,湖南《邓氏联谱初辑》给我们树立了典范。

各地宗亲会,特别是邓姓人口集中的河南、江西、湖南、湖北、广东、四川等省的宗亲会,要加强联系,加强团结。在条件成熟时,筹建跨省的区域或全国性的邓氏宗亲联合会。在这之前,也可以由某个宗亲会发起,联合举办大型活动。

希望禹公后裔团结在禹公的旗帜下,盼邓氏家族兴旺发达。

 

 

禹公五十八世嗣孙邓昭伟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八日于湘潭

附注:

初稿出来了,盼邓氏宗亲和学者提出修改意见,特别是文中被涉及同志的意见,以便修改定稿。

我的手机号:18374469486qq 630870334

电子邮箱dcwdcw@21cn.com

 

  


转载声明:

1.本文转载于《中华邓氏族谱网》,版权归原作者和原网站所有,如感觉侵权,联系管理员删除;

2.因本站资料为采集或转载回来,作者如有错误之处,请及时联系管理员,以便修正!

注意:本站《邓氏网》不负其他连带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