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遗迹探疑

上杭古县治探访:湖雷镇下湖雷的土楼,是当年的上杭场吗?

时间:2018/6/10 13:27:25   作者:   来源:   阅读:872   评论:0
内容摘要:“谁谓河广?一苇杭之”,两千多年前,一个思乡的宋人徘徊在卫国界河边,即兴吟出了这首被孔老夫子收进《诗经·卫风》的《河广》。那浓郁而美丽的乡思穿越千年进入唐代,在汀州刺史陈剑的奏折上,化作了灵光一闪。  唐代宗大历四年(769年),朝廷在原龙岩驿所在地湖雷下堡(今永定县湖雷镇下湖雷)置场,“以理铁税”。因场形如苇筏浮于水...

谁谓河广?一苇杭之,两千多年前,一个思乡的宋人徘徊在卫国界河边,即兴吟出了这首被孔老夫子收进《诗经·卫风》的《河广》。那浓郁而美丽的乡思穿越千年进入唐代,在汀州刺史陈剑的奏折上,化作了灵光一闪。

  唐代宗大历四年(769年),朝廷在原龙岩驿所在地湖雷下堡(今永定县湖雷镇下湖雷)置场,以理铁税。因场形如苇筏浮于水,命名:上杭场。

  上杭,一个美丽而意蕴深厚的名称,诞生了。此后,随着由场升县,随着县治四迁,这一名称由湖雷而梓堡,而鳖沙,而语口市,而钟寮场,直到汀江三折回澜处的郭坊。一千多个岁月悠悠,上杭,挂在唇边美丽依旧、魅力依旧。

  湖雷作为上杭场治共186年。如今的遗迹只剩下一座馥馨楼了。馥馨楼是永定最古老的土楼,建成1200多年了。占地近千平方米,楼内有水井、院子、廊道以及卧室、谷仓、厨房、鸡埘等各色生土建筑,依稀可以感觉到上杭场治当初的规模,尽管多数建筑是后来所建,真正称得上唐代建筑的只有门楼那堵苍苔斑驳、犬牙交错、荒草萋萋的残墙。门楼上张贴着红底金字的春联,给发黑的残墙平添几许明快。楼内还住着七八户人家,他们,感受得到千余年前上杭场治古老的气息么?

  南唐保大十三年(955年),上杭场迁至梓堡。宋淳化五年(994年),上杭场与两百里外的武平场同时升县,梓堡成为上杭最早的县治。

  梓堡旧地如今是一个行政村:永定县高陂镇北山村。生活着5000村民,张姓占了90%,这一带洋面开阔,确也是立县的好所在。登高远眺,坎市、高陂、虎岗几个乡镇众多村落星罗棋布在这块洋面上,北山居于中。新设立的永丰新区贴近北山,正是相中了开阔地带中心点的位置。新区高大开阔的厂房赫然于众多村落间,给这古老的县治抹上了现代化的亮色。沧海桑田,沉郁的历史感油然而生。

  县衙所在地只剩下一片开阔的农田,水稻扬花,玉米垂缨,豆蔓瓜蔓爬满田埂,一派生机勃勃的绿意。田野周边满是村民的房舍,能让人想起此地曾是县衙的只有一代代遗留下来的壕沟上、城下坎、西门排、排子上、薪仓下等等地名。

上杭古县治探访:湖雷镇下湖雷的土楼,是当年的上杭场吗?

    梓堡作上杭场治40年,作县治只有短短两年。

  民国版《上杭县志》载,升上杭场为县,隶福建路属汀州,割长汀南境益之。上杭场升县之后,面积大了一倍。原处上杭场中心的梓堡升县之后偏在了东北一角,治理新增益的地区往往鞭长莫及。治理的需要使迁址成为必然,宋太宗至道二年(996年),上杭县治迁往鳖沙(今上杭县白砂镇碧沙村)。

  鳖沙处于升县后的上杭中心,治理四方便利多了。但这里毕竟是群山之间,山深地窄,县治的所在就是两山夹峙的一块长条形谷地,谷地间是一条小溪,小溪边是一条乡道,乡道与小溪的两侧,房舍与田块错杂,不时会有一幢两幢古建筑跃入眼帘。山清水秀村落古,作为世外桃源,确实宜人,作为县治,则似乎不够开阔,不够大气。无怪鳖沙作为县治也只有短短三年,想来当时设治,本就是权宜之计。

  县治的遗迹在一块篱笆围着的菜地里,残垣断壁,爬满青藤,一个石造的门框兀立在风中。石门框据说是县衙大门门框,并不太大,想来当年的县衙规模亦局促,毕竟草创之际,顾不得那些肃静”“回避”“威武之类的排场。

  村落的古建筑多在三两百年,丁氏祠堂、武功将军第、德馨堂、正昌号古商铺……都是清初的建筑,最有名的要数村尾水口的天后宫,始建于清雍正八年(1730年),已有280多年历史,信众甚广,二楼走廊墙壁上墨书荫接湄山,虎踞龙盘,笔势飞舞,标明其神像乃湄洲总坛分香而来。我们去的时候,正逢天后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庆典,古木掩映下,天后宫前人头攒动,村民载歌载舞、喜气洋洋。最引人注目的是木偶表演,由村里的老艺人丁椿安祖孙三代人偶同台,祖与孙的默契,人与偶的滑稽,一瞥之下便令人难忘。不知道千年前县治迁至此地的时候,可曾有过这样原汁原味的庆典?

  上杭的第三处古县治名称颇雅:语口市(今上杭县旧县镇全坊村)。市者,集市也,千年前此地商贸繁盛,沿河一条长街,米坊、肉铺、布店、酒坊、铁匠铺、小吃店、赌场等等云集,县治迁此后,再添县衙、教场、孔庙,人气更盛。建有上、中、下三个码头,每日上百只大小木船往返,运出土纸、山货,舶来潮盐、海产。从崇山间的鳖沙来到一展平洋的语口市,眼界豁然开朗,不禁暗自佩服当年迁县者的眼光。

  语口市作为县治达28年,自宋咸平二年(999年)至天圣五年(1027年)。可确定县治时期遗迹的至少有二:一为萧何堂,当地谚云,未有旧县先有萧何堂,始建已超过千年。另一为语口渡石碑,货真价实的千年古物。原立于渡口,后没入水下,文物普查时重新发掘出来,暂存在乡文化站。语口渡三字苍劲有力,旁有两行小字:往来不必给钱,陈庚城嗣裔捐施。千年前乐善好施的陈氏祖宗,在此水面上提供木船,还要搭上人工,免费摆渡。客家人的慈善胸怀,从古至今,一脉相承。

  北宋天圣五年(1027年),上杭县治从语口市迁至钟寮场(今上杭县才溪镇荣石村)。

  钟寮场作为县治长达141年,是前三处县治总时段的4倍多,典籍上的记载不少。钟寮场之前,三处县治知县皆无考。只在钟寮场,留下了若干任知县的名姓,周式、上官拯、廖揆、许颜、孙瑞、郑稷……这些知县留名多与政绩有关,孙瑞、郑稷皆列名宦祠配祀,廖揆创建的麟符观,历千年风烟依然硕果仅存。

  伫立麟符观前,纵览。钟寮场葫芦形的狭长盆地间,古县治荡然无存,遗址上是竹木掩映下的村落、水田、菜地、道观,一条小溪曲曲弯弯穿过盆地,几个青年在溪中戏水,水声夹着笑声撞击耳鼓,一个农妇吆牛驾犁,脚下泥水翻卷。近千年前的史迹没几个人知道了,这片土地上曾有过的衙门、学宫、街巷、商铺以及天王院、东塔院、水陆院、岳灵庙、灵景庙、黄仙师庙等寺庙道观,只在典籍中。唯一的麟符观也非原版,2002年重建在县衙原址上,古意尽失。

  南宋乾道四年(1168年),上杭县治迁至郭坊(今上杭县城)。

  乾道二年,钟寮场最后一任知县郑稷到任。感于县治四迁,屡经残劫,皆治非其所,立志要为杭邑寻一处理想县城。知晓一些风水术的郑知县带着衙役跋山涉水,遍访平洋地带,最终选定了汀江三折回澜处一展平洋的郭坊。迁县非同小可,众多传说于是前来帮忙。说是郭坊南面是挂袍山,林木森郁,云烟缭绕,有白衣术士过此,指而言曰:袍山苍苍,朱紫盈坊,言罢,化作白鹤飞去,不久,县治果然迁至此地。

  县治中枢,四迁乃定。汀江前横,屹然重镇。民国版《上杭县志》的评语,多少带着掩不住的自豪。确实,汀江独厚上杭。汀江在上游不太有江的气势,进入上杭之后,才显出一派大江的从容,让见惯大江大河的伟人毛泽东也发出寥廓江天的感叹。这样一条江不仅穿城而过,还在县城中三折回澜,把水的灵气淋漓尽致地赋予城市。还有第二个县城找得到这样有情有义的江水吗?

    夕阳朗照,江面波光粼粼,著名的爱国诗人、客家名人丘逢甲描绘上杭城美景的诗句,浮上脑际:东南山豁大河通,汀水南来更向东。四面青山三面水,一城如画夕阳中

转载声明:

1.本文转载于《中华邓氏族谱网》,版权归原作者和原网站所有,如感觉侵权,联系管理员删除;

2.因本站资料为采集或转载回来,作者如有错误之处,请及时联系管理员,以便修正!

注意:本站《邓氏网》不负其他连带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