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遗迹探疑

秀溪书院记

时间:2018/6/10 13:25:47   作者:   来源:   阅读:865   评论:0
内容摘要:太宗御极之明年,江南底定,惟时豫章郡庠式新而典教之位尚虚,安抚使王公明被命至有司以请,公重惧教尼不行,下令访老成博达者充之邑,以邓先生名闻,及贽问所业经,日易问渊源,所渐日家传进究,厥蕴果深于易也,爰命典教席,惟率以身,惟感以心,惟务和易、勤谨,夫勤谨则有功,和易则易从,以身以心则有典,则是以作人之效,月异而岁不同,二...

太宗御极之明年,江南底定,惟时豫章郡庠式新而典教之位尚虚,安抚使王公明被命至有司以请,公重惧教尼不行,下令访老成博达者充之邑,以先生名闻,及贽问所业经,日易问渊源,所渐日家传进究,厥蕴果深于易也,爰命典教席,惟率以身,惟感以心,惟务和易、勤谨,夫勤谨则有功,和易则易从,以身以心则有典,则是以作人之效,月异而岁不同,二阅岁,当路迭勤奖荐,恳辞,获命,乃谢事诸生,援之数四,志不回,愿执经从之西者众,而易南(秀溪祖父)精舍苦隘也,乃宗富者请广之郡邑,亦为资费,先生乃度地屋之,厥地美、厥良材、厥制宏,建大堂于后,曰:崇礼堂,中设孔子位,翼以颜曾思孟,外固以门,周环一垣,题曰:秀溪书院。益广云集之众,绰有关西之号,余与公冢孙景义定文字交,乃嘱记之。予曰:嗟夫,贤才出,国将昌,子孙贤,族将大。国思用贤而不重贤,家思才子弟而不设塾,皆非也是故王制家教之塾,党教之庠,术教之序,国教之学,皆教之以学为人也,人者天地之心,五行之秀,不学为人则不能成身,人不成身是不圣贤,其身而禽兽与伍矣!可以人而禽兽哉!顾所以学为人者,孝弟忠信礼义数端,皆其具也,有其具者,利其用,达则行之,将以霖雨润下,士穷则明之,将以匹夫化乡人,可杀、可辱、可贫、可贱而不可使辱其身,苟醉生梦死而为天地间一蠹,岂直为吾道羞,亦为有家之忧矣!先生振铎膠序,既以道风乎一邦,申教秀溪,又以道风乎一乡,则家之薰而良者不知又当何如也,秀溪之派不有以远扬洙泗之澜,近挹河汾之美哉!噫,人贤其秀,书舍以秀溪名也,固宜学崇其秀四方,以秀溪称先生也亦宜。

                                        宋新喻(余)孔武仲撰

 

注:该文来自于清同治年间的《南昌府志》,邓氏家谱中也有一篇秀溪书院记,其文字与府志中的略有不同,详见本人主编的《江西邓氏简志》一书。


转载声明:

1.本文转载于《中华邓氏族谱网》,版权归原作者和原网站所有,如感觉侵权,联系管理员删除;

2.因本站资料为采集或转载回来,作者如有错误之处,请及时联系管理员,以便修正!

注意:本站《邓氏网》不负其他连带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