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邓氏动态 >> 草根邓氏论邓族史

驳黄有汉教授的《古代邓国 邓县地望考》

作者:孤峡山人 时间:2014/7/29 9:26:17 点击:1661 来源:中华邓氏族谱网

核心提示:襄阳邓城(古邓县):是我们邓氏的源流派发之地。邓州(新邓县):与我们邓氏家族没有关系

    河南大学历史系教授黄有汉先生在《史学月刊》一九九一年第六期发表了《古代邓国 邓县地望考》一文,此文后来成为邓州欺骗邓氏家族的有力工具。笔者不知道黄教授当初撰写这份文章的目的是什么,但不管黄教授出于何种目的,今天笔者作为南阳郡邓氏子孙,有义务站出来,驳黄教授观点,以正我邓氏之风!

下面,笔者以先展述原文再展述批驳意见的方式,进行一一批驳,希望黄有汉教授看到笔者的批驳以后,能站出来批评指正!

原文一:

西周、春秋时期,在今河南南阳之南、汉水之北,有一个名为邓的诸侯国。而邓国的国都在哪里?历史上多有异议。近年来学术界争论更加激烈。笔者认为,西周、春秋时期的古邓国都城,秦、汉、魏、晋时期的古邓县在今河南邓州市(原邓县)境内。

批驳一:

在原文一中,黄教授开篇立义直接说“古邓县在今河南邓州市(原邓县)境内”,笔者以为,黄教授是不是太武断了?

从地理学的角度分析,历史上的邓县地理范围的大小与今天的邓州市是肯定不一样的,如果如此简单的把历史上的地名与今天的地名进行统一,是不是太武断了?此其一。

其二:历史上的邓县就只一个吗?黄教授就不去考证一下,其实历史上的邓县并不只一个!

邓继团宗亲曾在《古邓国与历代邓州、邓县关系考》指出:

1、中国古代历史上至少有四处邓州:

1)、最早者为西魏时期的四川“邓州”;

2)、次为隋唐时期的河南“邓州”;

3)、又次为明清时期的云南“邓州”

4)、再次为现在的邓县改邓州市。

5)、除邓州外,又有邓宁州。

北周以羌邓至国置邓州如果不同于西魏所置之邓州,那么历史上曾有五“邓州”。其中,第五处“邓州”与第一处“邓州”的关系,待考。

2、历史上的邓县有二:

1)、即秦汉时期位于湖北襄樊的邓县——唐代的邓城县;

2)、又一邓县以汉穰县改,即今邓州市。

两邓县之间前后相隔约800年。

笔者想问一下黄教授,你说的邓州与邓县是到底是哪个呢?能不能出来给笔者答疑解惑呢?

原文二:

一、关于古邓国、邓县地望的不同说法

关于古邓国、邓县所在何处,历史上虽有争议,但主要有两种:邓州说和襄阳说。

邓州说者认为古邓国国都、古邓县在今河南邓州境内。最早提出此说的是东汉班固。他在《汉书·地理志》“南阳郡”条下,列南阳郡辖县三十六,其中有邓县。应邵注曰:“邓国侯”,邓县即古邓侯国之地。

西晋初年学者杜预在《春秋释例》卷6“邓地”条下曰:桓七年“邓,义阳邓县”。桓九年“鄾,邓县南沔水之北鄾也”。义阳,今河南省桐柏县东,西晋时期曾在此置义阳郡。在这里,杜预明确地指出了古邓国的地望在河南邓县一带。

    明朝嘉靖年间编写的《邓州志》、《南阳府志》,清朝乾隆年间编写的《邓州志》皆沿袭此说,认为古代邓县在今河南邓县境内。

清代学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51“南阳府·邓州”条下载:“春秋时邓侯国,战国时属楚,秦为南阳郡,两汉因之,晋属义阳郡,后改新野郡,宋齐因之”。而在卷79“襄阳府·邓城”条下载:“府东北二十里,本春秋邓国地,楚文王灭之,而有其地”。

乾隆年间编写的《大清一统志》“南阳府·邓州”条下载:“春秋邓国地,战国秦穰邑”。而“襄阳府”条下载:“周为邓、谷、卢、罗、鄾、鄀诸国之地,春秋属楚”。在这里,《读史方舆纪要》和《一统志》的作者很明白,古邓国的国都中心所在处应是今河南邓州,而不是襄阳,故在“邓州”条下记为“古邓侯国”,而在“襄阳”条下只记为古邓国之地。

最早提出古邓国在襄阳说的是东晋习凿齿。他在《襄阳记》中说:“楚王至邓之浊水,去襄阳二十里,即此水也。浊水又东,迳邓塞北,即邓城东南小山也,先后名之为邓塞,昔孙文台破黄祖于其下。浊水东流注于淯,淯水又南迳邓塞东,又经鄾城东,古鄾子国也,盖邓之南鄙也。昔巴子请楚与邓为好。鄾人夺其币,即是邑也”。

北魏郦道元因其说,在《水经注》卷31“淯水”条下,全文引习凿齿的《襄阳记》之说。与此同时,刘宋时期的盛弘之著《荆州记》曰:“樊城西北,有鄾城,即春秋所称鄾子之国。……鄾城西北行十余里,邓侯吾离之国,为楚文王所灭,今为邓县。邓城西百余里,有谷城伯绥之国”。①

古邓国襄阳说在《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乾隆年间的《襄阳府志》、同治年间的《襄阳县志》等皆沿袭此说。

1973年,湖北襄樊市樊城西北十余里处,发现一古城址。城址略呈方形,周长6.3里(3137.6米,合清里5.4里)。城内及城外有大量的汉代以至战国、春秋时器物残片。后有学者又提出,该城址是西周、春秋时期的古邓国城址。古邓国、邓县不在今河南邓州市境内,而应在今湖北襄樊市西北处。

为了澄清历史传说的讹误和影响,有必要对古邓国、邓县的望地进行考证。

批驳二:

笔者以为在原文二中,黄教授应是拎不清了吧,好像是在胡说。

1、关于古邓国、邓县所在何处的历史争议,最早是在清朝发生的,正如石泉教授所言,关于古邓国、邓县在哪里,可以始于刘宋时人盛弘之所作《荆州记》( 成书于元嘉十四年)

“樊城西北,有鄾城。……鄾城西北行十余里,邓侯吾离之国,楚文王所灭,今为邓县。邓城西百余里,有谷伯绥之国。(原书已佚,此据光绪十九年曹元忠辑本卷3,内容转引自《太平御览》卷192)”

这是今存史料中有关古邓国及邓县地望最早的较明确记载。下至清代,乾隆《襄阳府志》卷5古迹,襄阳县“邓城”条云:“县西北二十里。春秋时邓国地”。

    不知道黄教授怎么会强行说这历史争议是发生在了东汉,黄教授这样说的历史依据是什么?笔者作为后学晚辈的末流之学,期待黄教授给一个确定的说法!

2、关于黄教授在原文中说的“西晋初年学者杜预在《春秋释例》卷6‘邓地’条下曰:桓七年‘邓,义阳邓县’。桓九年‘鄾,邓县南沔水之北鄾也’。

    黄教授是怎么说成“邓”或“邓县”是今天的邓州,笔者实在搞不清楚。不知道黄教授能不能打开中国地图册集给我们大家指认一下,这怎么来解释“邓”或“邓县”与今天的邓州的关系!

黄教授还把杜预的原意歪曲解说成“杜预明确地指出了古邓国的地望在河南邓县一带”,笔者实不搞不明白,这地名怎么又成了古邓国的地望。

据笔者查证史志记载得知:

1)、“地望,拼为dì wàng,魏晋以下,行九品中正制,士族大姓垄断地方选举等权力,一姓与其所在郡县相联系,称为地望。”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续集·支诺皋下》:韦斌虽生于贵门,而性颇厚质,然其地望素高,冠冕特盛。宋·陈亮《又祭吕东莱文》:惟兄天资之高,地望之最,学力之深,心事之伟,无一不具。清·赵翼《题淑斋官署》诗:粉署含香地望华,天教作吏亦清嘉。

(2)、地望指地理位置。清·魏源《圣武记》卷十二:圣祖勒铭狼胥之山,其山必距 昭莫多 不远,则是以汗山或 肯特岭为狼居胥山。準其地望,皆与古书相合。王国维《观堂集林·汉郡考上》:东高宛城,以今地望準之,当在乐安、高宛之间。郭沫若《孔雀胆的故事》:我没有到过昆明和大理 ,地望和土宜对于我是一片空白。

若按地望指地理位置来理解,笔者也不难理解黄教授的文意,但是从黄教授的文意来看,黄教授显然不像说地望指地理位置。就算是黄教授是把地望理解成地理位置,那黄教授也不能把人家杜预的说法“邓,义阳邓县”说成今天的邓州吧?“邓”是“邓”,“邓县”是“邓县”、邓州是邓州,怎么可以这么简单就把这三个地名统一了呢?你黄教授虽然是历史学教授,那你在考证一个地名时也应问一问在地理学上是不是如你所说吧?

要是按黄教授的理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今天的中国和元朝时的中国是一样的。

可是事实是这样吗?

笔者查证历史记载得知:

元朝时的中国最大疆域的面积高达3300万平方公里,东到太平洋,北抵北冰洋,西达黑海沿岸(鼎盛时达匈牙利),南至南海。占了世界土地面积的22%,超越了五分之一,为20世纪时苏联的1.5倍,现今俄罗斯的1.9

今天的中国呢?

曾有一位网名为收复领土联盟的于200671日(星期六)曾进行了精确的计算以后在其文章《中国陆地面积超过960万平方公里? 》称:

除了云南省面积同时查到两个值,无法确认哪个为准以外,其他各地的陆地面积原则上取最精确的值,取到小数点后一至二位.合计964.3275万平方公里(最大值)或是963.2575万平方公里,都超过了我们原先认为的960万平方公里!

最新一期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文章《追寻中国大勘界》文章中提到,中国各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面积相加并不等于960万平方公里。而根据最近10年的土地详细查询和卫星遥感图象的判断,960万平方公里已经被一些公开出版的书记认为不确定,实际为1045万平方公里。

据说,中国国土总面积960万平方公里这个数字,是1949年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召开以前,周恩来总理要求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作战部用两天时间速算出来的。由于中国和一些邻邦如前苏联、印度的部分国界未勘定,更由于底帐不清和缺乏确切的统计数据,这一约定俗成的说法一直沿用了半个世纪。

笔者在此想问一下黄教授,如果按你的理解,我们中国的陆地国土面积应是多少?再加上我们中国的海洋面积,那又应是多大呢?

今天的中国和元朝时期的中国是一样吗?如果不一样,你怎么来给我解释你说的“邓,义阳邓县”就是今天的邓州呢?

4、东汉班固并没有说“邓县”就是邓州,黄教授这样臆断,明显是断文取意。

应邵对班固的说法还进行了比较明确的注释:“‘邓国侯’,邓县即古邓侯国之地。”

他们两个人的说法应是一致的,都说的是“邓县即古邓侯国之地”,而没有明确指出古邓县在什么地方。

现在黄教授说他们两个人都说的是古邓县就是今天的邓州,这是在强奸两个先贤先达!黄教授身为河南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如此臆断前人学说,不知道黄教授怎么“授业解惑”?还怎么为人师表?

5、黄教授在原文中提到的“明朝嘉靖年间编写的《邓州志》”真有说“古代邓县在今河南邓县境内”吗?笔者以为,黄教授在骗人吧!

最近我中华邓氏族谱网有向大家展示明朝的《邓州志》原稿----《最早〈邓州志〉记载:今天的邓州不是古邓县》,可是这份古藉并没有如黄教授所说。

供稿的邓又铭宗亲在这份文章中明确指出了:

“邓州有志,始自明嘉靖丁巳(公元1557年)江西浮梁人张公。

本文刊用的《邓州志》,是明嘉靖甲子(公元1564年)邓州知州、广东高要人潘庭楠(别号:石洞)编撰,馆藏于浙江宁波天一阁的刻本影印件。”

显然,我中华邓氏族谱网公布的这份原始古藉正是黄教授所说的《邓州志》,可是人家这份《邓州志》没有如你所说,你黄教授这样歪曲原始古藉请问用意何在呢?

6、另外,笔者想再问一下黄教授,清代学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和乾隆年间编写的《大清一统志》就肯定没错吗?你敢保证吗?

现在包括石泉教授等多个知名历史学家和学者,都在否定这两份古籍的科学性,你又怎么给大家解释呢?现在的考古结果也否定了这两份古籍的科学性,你又怎么解释?

7、《大清一统志》“南阳府·邓州”条下载:“春秋邓国地,战国秦穰邑”这也是没有错啊,人家说邓州是春秋邓国的属地,并没有说“地”字的意思是指邓国的都城所在。

对此,邓继团宗亲在其论著《古邓国与历代邓州、邓县关系考》中也肯定了:

6,曼姓邓国的疆域或许一度到达过现在的邓州,但其中心地带当在现今襄阳市的邓城遗址,此观点国家早已界定。”

综上几点,笔者以为,黄教授作为河南大学的一个历史系教授,肆意歪曲、曲解历史古籍的原意、原文,是不是对不起你的教授身份?你的观点怎么能站住脚呢?

原文三:

二、古邓国地望考

邓,曼姓,如楚武王夫人曰邓曼。邓是西周时的古国,最早见于《春秋经》和《左传》。《春秋经》桓公二年载:“邓侯吾离朝于鲁”。桓公七年又载:东周王室的詹桓伯说:“……巴、濮、楚、邓,吾南土也”。巴、濮、楚、邓皆汉水两岸小国。西周时期,是周王室的“南土”属国。巴国可能在湖北省当阳一带;濮散居在鄂西;楚居丹阳。丹阳,学术界一般认为在今河南丹水、淅水之间的淅川一带。邓,应在楚国附近。

西周末至春秋时期,楚、邓是婚姻之国,如楚武王的夫人邓曼即邓国的女儿。春秋初,邓曼为楚武王出谋划策,参与政事,在楚国政坛上举足轻重。楚、邓关系密切,往来频繁。

石泉先生考证,西周时期楚都丹阳应在今河南淅川。春秋时期,楚国都城已迁至郢。郢都,在今湖北省宜城县②,所论极是。依据此说,楚国在春秋初年对外的扩张,应是以郢都,即今宜城县为中心而北向中原的。《左传》昭公二十三年载:“若熬、蚡冒至于武、文,土不过同”。郑玄注曰:“方百里为一同”。若熬、蚡冒、楚武王、楚文王皆楚国在西周末年至春秋初年的国君,也就是说,西周末至春秋初年,楚国以郢为中心,已有百里之地(古里可能较今里稍小)。假如古邓国在襄阳那里,襄阳距宜城仅七十华里。据此,楚国至少与古邓国是接境的。

    古籍记载,在楚、邓之间还隔着鄾、鄢小国。鄾在邓之南鄙。《左传》桓公九年载:“巴子使韩服告于楚,请与邓为好。楚子使道朔,将巴客以聘于邓。邓南鄙鄾人攻而夺之币,杀道朔及巴行人。楚子使薳章让于邓,邓人弗受。夏,楚使斗廉帅师及巴师围鄾。邓养甥、聃甥救鄾,三逐巴师,不克。斗廉横陈其师于巴师之中,以战,而北。邓人逐之,背巴师,而夹攻之。邓师大败,鄾人宵溃”,明显地看出邓、鄾是两个国家。鄾在邓的南鄙。鄙者,边境之意。鄾应是邓国南部边境的属国。

鄢,《史记·礼书》张守节《正义》引《括地志》云:“古城在襄州安养县北三里,故郾(即鄢)子之国,邓之南鄙也”。唐代安养县,即今樊城。

由此可见,楚、邓之间还相隔着鄾、鄢两个小国。今宜城县于襄阳相距只有几十里之远,而楚本身又有百里之地,怎能会容下鄾、邓两个小国呢?古邓国只能距楚国更靠北处。

批驳三:

按黄教授这一段的论述,认为楚、邓、鄾、鄢处于极小的一个地理空间之中,然后就认为“古邓国只能距楚国更靠北处”?

在此,笔者倒想问一下黄教授,请问楚、邓、鄾、鄢这四个历史上的古国疆土四至都在哪呢?你能不能给我们大家进行一个明确的指认?

当然,笔者也从上文能看出,黄教授费了大笔周张,通过历史事件来广征博引,为的就是想证明你的论点-----“古邓国只能距楚国更靠北处”。

笔者以为,黄教授也太累人了吧?

1、很简单的问一下黄教授,古邓国只能距楚国更靠北处的多少公里呢?能不能给大家一个明确一点的说法?

2、如果历史事件就能证明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之间的地理方位,那请问黄教授,地理学还设来做什么?国家为什么还要开设地理学这门学科?

3、再者,其实删繁就简,想要证明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之间的地理方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查找这些国家的疆土四至。只要搞清楚了这些国家的疆土四至范围,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4、笔者以为,还有一种考证方法,那就是结合考古学结果,亲自去当地核实具体的地理环境,通过详实的考证来论证古国的疆土四至范围。

当然,相信有很多历史上的古国,关于他们的疆土四至确实查找起来难度很大,那更应理性分析、谨慎考证。笔者以为,绝对不能像黄教授这样断文取义、为我所用,搞一套“为我所用”的学术思维,而应如毛泽东主席要求的那样,去做实事求是的工作。要是按黄教授这样的思维,坐在办公室里,泼墨挥毫就说能考证一个古国的疆土四至范围及其政治、经济、地理关系,说不定钓鱼岛都被你早卖了吧!

5、石泉教授在其论著《古邓国、邓县考》一文已经说的很明白:

1)、并无“鄾子之国”的说法:

相反,只有反映出鄾是邓国属邑的明显材料,其中最能说明问题的,就是《左传》桓公九年所记,直按与鄾、邓相关的一段史事,原文云:巴子使韩服告于楚,请与邓为好。楚子使道朔将巴客以聘于邓。邓南鄙鄾人攻而夺之币,杀道朔及巴行人。楚子使薳章让于邓,邓人弗受。夏,楚使斗廉帅师及巴师围鄾。邓养甥、聃甥帅师救鄾。三逐巴师,不克。斗廉衡陈其师于巴师之中,以战,而北。邓人逐之,背巴师而夹攻之。邓师大败,鄾人宵溃。

这里有三点值得我们注意:提到鄾人,指明是“邓南鄙鄾人” ,鄾人杀了楚、巴使节,抢了财币之后,楚王派薳章向邓国抗议,而不是向鄾抗议;楚巴联兵围鄾,邓师立即来救。这些都反映出鄾应是邓国属邑,而不象是另一小国。

此外,还有三条有力印证:

其一,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卷六一,“邑”部,关于“鄾”字的原注,明确指出是“邓国地也” 。

其二,杜预《春秋释例•土地名》,卷,在“邓地”部分,举了邓、鄾两个地名。这说明杜预也认为鄾是邓地,而非另一小国。

其三,前引《晋书·地理志》荆州义阳郡“邓”县下注云:“故邓侯国” ;而在襄阳郡“鄾”下,就未说是“故鄾子之国”。看来“鄾子之国”的说法是在六朝以后才渐盛行的,在此以前,更接近于春秋当时的较古记载,则不但无此说,而且还有相反的明确叙述。因此,鄾是邓国属邑之说,应较可信。

原文四:

楚武王时期,楚在江汉流域兴起,开始向北扩张。中原地区土地肥沃,人文荟萃,商业发达,楚国进攻的矛头指向北方中原。

根据《左传》和其他古籍的记载,被楚武王灭掉的小国有:鄀,今河南淅川县之西南;罗,湖北宜城、南漳、襄阳间;鄢,今宜城县北。另外,《左传》哀公十七年载:“观丁父,鄀俘也,武王以为军率,是以克州、廖,服随、唐,大启群蛮”。楚武王所克的“州、廖”在今河南境内。廖,己姓,在今河南唐河县湖阳镇。州,旧说以为在今湖北监利县东。何浩先生认为,1964年河南桐柏县左庄发现一批春秋初期的铜器,其中盘、匜、罍铭文有“∫∫∫白墉”等字;1975年桐柏县张相公庄发现盘、匜各一件,匜底有铭文“∫∫∫中无龙”等字。州,可能就是州国③。《左传》以州、廖并称,河南省唐河县(古称廖国)与出土“州”字铭文铜器的桐柏县相邻,极有可能古州国就在今河南桐柏县境内。那么,楚武王时期,楚国北部疆域已越过距宜城约六、七十华里的襄阳,达到今河南唐河、桐柏等地。邓如在今湖北襄阳,那么,此时楚也越过邓国。但据史料记载,楚武王时期,楚并没有越过邓国。

楚武王死后,其子文王即位。《左传》庄公六年载:“楚文王伐申,过邓。邓祁侯曰:‘吾甥也’。止而享之。骓甥、聃甥、养甥请杀楚子。邓侯弗许。三甥曰:‘亡邓国者,必此人也。若不早图,后君噬齐。其及图之乎?图之,此为时矣’。邓侯曰:‘人将不食吾馀’。对曰:‘若不从三臣,抑社稷实不血食,而君焉取馀’?弗从。还年,楚子伐邓。十六年,楚复伐邓,灭之”。申,即今河南南阳市东北。

如前所述,楚武王时期,楚疆域已越过今襄阳之地,则楚文王过邓、灭邓之邓国决不会在襄阳。今河南邓州市南距当时的楚都宜城约二百五十里左右,楚武王在向北扩张疆土以后,还未达到古邓国处。

邓国地势险要,有“邓林之险”的说法。《荀子·议兵篇》曰:“限之以邓林,缘之以方城”。顾祖禹曰:邓国之地,“西控商洛,南当荆楚,山高水深,舟车凑泊,号为陆海云”。此乃楚国通往中原的咽喉之地,所以楚文王为了打开进取中原的道路,占据申、吕(今南阳盆地)重地,而攻灭的邓国,应在今河南邓州市境。

对于古邓国的地望,清代学者江永亦有考证。他在《春秋地理考实》桓七年“邓地”条曰:“《经》邓侯吾离来朝。《汇纂》(指清代编写的地理著作)释例曰:邓国,义阳邓县,今湖广襄阳府东北二十里有邓城。今案:邓国,今河南南阳府西南百二十里邓州是也。《地理志》(指《汉书·地理志》)南阳郡邓县故国。应劭曰:邓侯国。是已(西)晋之义阳郡,治所新野,在今邓州东南七十里故邓县属之,当时虽仍属邓县,别是一地,为邓国之南鄙。故《一统志》以邓州为邓侯国,以襄阳之邓城为邓国地,岂楚灭邓后迁其人于此,故有此城与?邓南鄙鄾人。杜谓鄾在邓县南沔水之北,是当时鄾城仍属邓县,北望邓之国都。鄾正是其南方之边鄙,非以鄾城在邓城南八里,即谓之南鄙也。《汇纂》因襄阳有邓、鄾二城,邓城即在鄾城北,遂合南阳之邓州,以襄阳之邓城为邓国,误矣”。

清代学者江永以其精细的考证,指出古邓国地望应在今河南邓州市附近,而不在今湖北襄阳市附近。证之以古代史籍,这种看法是完全正确的。今湖北襄阳市西北所发现的古城址,应考虑是春秋时期其他古国城址所在处,今河南邓州之得名应源之于春秋时期的古邓国。

批驳四:

1、黄教授所说的“古州国”,笔者经查找志书资料得知:

州国

古州国之都,在今湖北监利县东。州为偃姓国,皋陶的后裔。  

朝斟灌国姜姓封在州邑(今山东安丘县),建立州国,因位居公爵,世称州公。春秋时期有州公实,亡国于杞,州国公族定居于淳于城( 今安丘县东北,原为州国都城),后来复国,名淳于国,仍为公爵, 成为春秋时期的小国之一。

州陵县,古县名,位于今嘉鱼县的江对岸,洪湖县 沔阳县与武汉市武昌之间,依据《辞海》和《湖北通志》记载,治在今湖北洪湖县东北的黄蓬山,新莽曰江夏县(公元9年)。

州陵县由古州国改置而来(但需要注意的是:不是位于今山东省的那个州国)。 

湖北的州国,偃姓,前701年春,楚武王熊通灭州国,州国地遂为楚国之地域(——见《春秋左传》)。 

到公元前三世纪,秦侵占楚地,攻郢都,秦在包括州地在内的今洪湖县沔阳县和古竟陵县(今天门市)、以及湘北洞庭湖一带设置南郡。 

秦亡,项羽设临江国,原州国地属临江国,西汉立,刘邦恢复南郡建制,并设置有州陵县,成为南郡的18县之一,这也是今洪湖县的建县之始。“州陵县辖域:北为云杜(今京山县),西为华容(今潜江市龙湾),东为沙羡(今武汉江夏区),南临大江”(——《湖北省建制沿革》潘新藻编修),也包括了沔阳县(今名仙桃市)的一些地方。

显然这些志书记载与黄教授所说的“极有可能古州国就在今河南桐柏县境内”论断完全不一样,请问黄教授,你如何让笔者相信你说的“楚武王时期,楚国北部疆域已越过距宜城约六、七十华里的襄阳,达到今河南唐河、桐柏等地。邓如在今湖北襄阳,那么,此时楚也越过邓国。但据史料记载,楚武王时期,楚并没有越过邓国。”?

2、笔者以为,通过州国的考证,已经完全可以推翻黄教授的论断,那么“邓林之险”呢?

笔者还是如前,先查证“邓林”这一词条:

1)、【邓林】参见天文部。天体“夸父逐日”。喻树林。拄杖。晋陶潜《读山海经十三首》之八:“余迹寄邓林,功竟在身后。”

【夸父逐日】《山海经·海外北经》:“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多指事业未竟或不自量力,亦用于歌颂勇敢奋斗精神。

唐柳宗元《行路难三首》其一:“君不见夸父逐日窥虞渊,跳踉北海超昆仑。”另参见植物部·木本“邓林”、九流部·神仙“夸父”、器用部·日用“夸父杖”、人事部·病死“毙长途”。

晋·郭璞《山海经图赞》:“神哉 夸父 ,难以理寻,倾沙逐日,遯形邓林。”

唐·韩愈《海水》诗:“海水非不广,邓林岂无枝?”

清·钱谦益《次韵何慈公岁暮感事》之四:“闻逐邓林搜弃杖,戏禁沧海学栽桑。”

2)、比喻荟萃之处

南朝·梁·锺嵘《诗品·总论》:“陈思《赠弟》、仲宣《七哀》、公干《思友》、 阮籍《咏怀》……斯皆五言之警策者也,所谓篇章之珠泽,文彩之邓林。”

清·魏源《碑洞》诗:“不是碑渊海,真成鬼邓林。”

现在史学界认为“邓林”,在现在大别山附近河南、湖北、安徽三省交界处。

3、笔者又查实“邓林之险”得知,确实如黄教授所言,邓州自古就有“邓林之险”的说法:

林扒镇古今为邓州四大名镇之一,历史悠久,文化灿烂。

《读史方舆纪要》亦称,“(邓)州,古所称邓林之险。”《史记、礼记集解》云:“邓林,邓祁侯之国,在楚之北境”。1959年《邓县新志》载“林扒镇古称邓林镇”。

林扒镇文化灿烂,境内有黑龙庙仰韶文化遗址,古村落遗址及砖滩寺,茱萸寺等古迹。19585月,在境内排子河附近河槽内发现一枚二十五万年前的古象牙化石。

又《河南省志·地名志》第二章《聚落地名》第六节,载有今邓州市林扒镇的地名来源:

“林扒[Lin Pa]在邓县县城西南21公里,排子河北岸。古为通往湖北光化县的要道。明代林姓由福建迁此开店,名林家店,村因店名。因路旁有数里长的大剌笆,易名林笆。后称林家扒镇,简称林扒。”

综合这些已经足可以推翻黄教授所说的“邓林”是今天邓州的说法。换句话说,在今天的邓州的林扒镇,历史上确实曾经叫邓林,而且也确实如黄教授所说的有“邓林之险”,但是无法证明说这与我们邓氏及古邓国或是古邓县存在什么必然的联系!这一地方名与古邓国或是古邓县不存在什么天然的历史必然联系!

再退一万步说,笔者以为,黄教授所说的“邓林”和“邓林之险”确实就是今天邓州邓林镇,那也证明不了什么,毕竟今天的大别山附近河南、湖北、安徽三省交界处在历史上也曾被称为“邓林”。

那么,不难分析认为历史上的“邓林”并不只邓州邓林镇一个,应有很多个。黄教授将不同的“邓林”只指认为邓州,是不是难以服众?

4、关于清代学者江永的观点,笔者并不认同。理由很简单,如果江永所说的古邓县或古邓国是在今天的河南邓州的话,请问,为什么至今邓州的考古研究结果没有挖出一点与古邓县或古邓国的东西?相反,为什么襄阳邓城会有大量与古邓国相关的文物被发现?

不知道黄教授能否就此向笔者解释一下到底是江永错了还是考古结果错了。

原文五:

三、历史上的襄阳、邓城、邓县和穰县考

有学者认为,先秦、两汉至宋齐时的邓县在今襄樊市北郊邓城遗址;今河南邓县自战国以来直至明初,一千多年间,一直是穰县所在。北魏至隋初曾在这里设荆州。隋灭后梁,取江陵以后,荆州移至江陵,始于穰县设邓州。至明初,废穰县,这里才专称邓州。民国以后,废除府州,于是邓州始改为, 邓县,以迄于今。即今天的河南邓县在古时是穰县所在,离汉水一百多里。古时邓县的境土跨过了汉水。换言之,今天的襄阳即古代邓县地。

笔者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前面我们已经论证,春秋时期的古邓国在今河南省邓州市附近,自战国至明初古邓县皆在今邓州市境。秦汉魏晋时期的邓县并不在穰县处。西晋末年以后,邓县才迁至穰县所在,今湖北襄樊市北才出现“邓城”。下面我们考证两汉、魏晋时期的襄阳、邓县和穰县。

    《晋书·地理志》载:“六国时,其地(指荆州)为楚,及秦取楚鄢郢为南郡,又取巫中地为黔中郡,以楚之汉北立南阳郡”。在这里,先秦至两汉时期,南郡与南阳郡的分界是明显的。汉水之南为南郡,汉水之北为南阳郡。襄阳在汉水之南,属南郡;邓县在汉水之北,属南阳郡。证之于其他史籍,《晋书·地理志》所载是完全正确的。

《汉书·地理志》“南阳郡”条下列南阳郡辖县三十六,其中有邓县。应劭注曰:“邓侯国”。另外,还有穰县。穰县,《一统志》曰:“战国韩邑,《史记》韩襄王五十一年,秦取我穰;又秦昭王五十六年,封魏冉为穰侯,汉置穰县,属南阳郡”。西汉时期,邓县、穰县皆属南阳郡。当时襄阳属南郡。

同样,东汉时期,襄阳、邓县、穰县也不是一地。《后汉书·郡国四》“南阳郡”条下,列南阳郡辖三十七城,其中有邓城,注曰:“邓有鄾聚”。南梁刘昭注曰:“《左传》桓九年楚师围鄾之鄾地”。这里明白地指出了南阳所辖的邓城即春秋时期的古邓国。南阳郡除辖邓城外,还辖穰城。《后汉书·郡国四》“南郡”条下载,南郡辖十七城,襄阳是其一。

三国时期,天下乱离,魏、蜀、吴鼎分天下,各郡、县地望基本沿袭两汉。

    西晋,重新划定州郡。为了防止地方势力膨胀,州郡大有缩小之势。“及武帝(指晋武帝)平吴,分南郡为南平郡,分南阳立义阳郡,改南乡为顺阳郡④”又加上西晋灭亡,晋室南迁,南阳一带曾为北魏所占据。如《魏书·地形志》亦有“南阳郡”、“顺阳郡”、“义阳郡”等。因此,西晋时期的地理地名比较混乱。如《晋书·地理志》“义阳郡”条下有“穰、邓(故邓侯国)”等,“襄阳郡”条下有“邓城、鄾”等。襄阳附近始出现邓城。

嘉庆年间编写的《大清统一志》“襄阳府”邓县故城条下载:“在襄阳县北,春秋时邓国,汉置属南阳郡。晋改属义阳郡,又分置邓城县,属襄阳郡”。

在这里,再也明白不过了,两汉时期南阳郡所辖邓县,西晋义阳郡辖的邓县,即春秋时期的古邓国;而至东晋,“又分置邓城,属襄阳郡”。这个属襄阳郡的“邓城”并不是古邓国,或许由于南阳地区战乱,邓县机构迁至襄阳附近又重新设置邓城。《一统志》曰:“按晋志有邓,属义阳郡,又有邓城属襄阳郡。疑汉晋之邓县尚在新野、襄阳之间,自晋分置邓城。宋齐以后,当即因邓城地为邓县,唐以后遂属襄州,是唐之邓城,未必古之邓国也”。

此段文字中肯恰切。晋以前的地理志及所有古籍均不能查出古邓县就在襄阳北二十里的任何蛛丝马迹,而《晋书·地理志》忽然在襄阳郡下列有邓城,并且也未抹去义阳郡所辖的邓县。晋朝统治者对失去半壁河山的悲剧是回避的,故没有写出分置邓城的原因,只列出分置邓城的现实,从而造成这一历史疑案。

西晋末年,晋室南迁,北方五胡十六国战乱不已,许多州县为战争所毁。北魏时已将南阳郡治所移于穰县故址。隋朝设南阳郡,亦以故穰县为治所。并于开皇初年,改为邓州郡。唐朝,这里属山南东道,设邓州,以穰县故址为治所,邓州辖穰县。宋、元沿袭之。至明初,废穰县,这里专称邓州。

正因为历史上出现这样的动荡局面,襄阳附近又出现了“邓城”,邓县又占据穰县故址,所以东晋学者习凿齿、盛弘之、北魏郦道元才误以为樊城北的“邓城”就是古邓国、邓县所在处,以至造成历史上的讹误。而时代较早的班固、杜预所考之地更符合历史实际。

综以上所述,先秦时期的古邓国、历史上的古邓县皆在今河南邓州市境内。湖北襄樊市北的“邓城”是西晋末年以后出现的,先秦时期的古邓国南境可能已达汉水之北,但襄阳附近不是古邓国的中心地区。

(作者系河南大学历史系教授)

(此文原载《史学月刊》一九九一年第六期)

    批驳五:

在上述原文中,黄教授花了这么大的精力与篇幅,目的其实就一个,那就是想通过那么多史籍记载来论证,邓州即今天的邓县,就是古邓县或是古邓国的都城所在。那真的是这样吗?

黄教授的这一争论让我又想起了曾经发生于河南与襄阳的隆中诸葛亮故里之争。当时,河南南阳方面也坚持与黄教授一样的观点,总认为诸葛亮故里所在的“南阳”就是今天的河南南阳市。结果,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河南南阳不得不让步。

现在在这,笔者也明确提出笔者自己的见解:

一、襄阳是古邓县或是古邓国的都城所在

1、依《中国历史地图集》可以完全肯定襄阳是古邓县或是古邓国的都城所在。

《中国历史地图集》历时35年,到1989年出版完成。它代表了中国历史地理研究的最高水准,代表着国家的权威。这份地图集对“邓”(国、邑)的位置有明确标注。

按《中国历史地图集》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今天的襄阳所在地就是邓与鄾所在。而南阳市才是申所在。今天的邓州则在离襄阳略远的白河边上,在白河形成的Y字交叉点的边上!

到了公元前350年,楚宣王在今天的南阳设宛,在今天的邓州设穰。

由此邓州这个新邓县始现于中国历史版面中,也引发了邓氏之源的争论。不过我们从这地图上,就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今天的邓州,当时叫穰,也就是今天的邓县所在。

对此,邓继团宗亲在他的论著《再按古邓国与历代邓州、邓县考》中进行了相当明确的肯定:

“从历史学的角度,从古邓国存在的时间与空间笔者得出的结论就是:古邓国——秦汉古邓县——唐以后邓城县——樊城——邓城遗址,这其实就是子姓邓氏的脉络,这就是“邓”之于时间与空间的存在,这就是历史!

子姓邓氏之源在邓城,这是历史的存在,也是基于历史学的结论。这是一个极为严肃的历史存在,也是一个极为严肃的历史结论。”

接下来,笔者再提出今天的邓州是新邓县,源于穰的观点:

二、今天的邓州是新邓县,源于穰

笔者曾在邓氏源流考暨揭穿“天下邓氏出邓州”的欺世谎言》一文中提出“现在的邓州在历史上是邓国的附属国”的观点。今天就在此再次重复表述一下:

一、看邓州的历史沿革得知:

后魏置荆州,隋改曰邓州,又废州为南阳郡,唐仍曰邓州,又改南阳郡,寻复为邓州,宋曰邓州南阳郡,金亦曰邓州,治穰县,即今河南邓县外城东南隅,明省穰县入州,属河南南阳府,清因之,民国改为邓县。

西魏置,并置邓宁郡,隋废郡,改为扶州,故治在今甘肃文县西北。春秋邓国,战国秦穰邑,汉置穰县,后魏移荆州于此,隋改曰邓州,明初省穰县入邓州,属河南南阳府,清因之,民国改州为县,旧属河南汝阳道。

二、穰又从何而来呢?

刚才笔者在上文中有说“公元前350年,楚宣王在今天的南阳设宛,在今天的邓州设穰”。

对此,说文解字也进行了肯定:“其实穰县就现在的邓州城”。

那么穰与是什么关系?说文解字同样进行了解释: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兼古籍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舒大刚,师从金景芳先生治经学,1993年获历史学博士学位。他再次论证了说文解字中这一记载的正确性。

舒大剛在《周易》、金文“享考”釋義(周易研究20044期)说:

西周國族名,在今河南鄧縣。是從刑南伯簋的考古中发现的金文(銘文)。”

其二,黄教授对邓州这个新邓县的论证是始于“今河南邓县自战国以来直至明初,一千多年间,一直是穰县所在”,那请问黄教授那么战国之前邓州的历史沿革呢?在哪?你怎么不作考证?

笔者以为,舒大刚先生也好,笔者也好、邓继团宗亲也好,邓必军宗亲也好,我们都是对邓州的历史沿革进行的是全面分析、考证,而黄教授只不过对邓州的考证是从战国时期开始的,其结论如何,已经是不言而明了!

为了更有力的论证上述两点,现在笔者再论述一点:

三、考古结果支持古邓国或是古邓县在襄阳

笔者认为,争议再多,还不如考古结果来的真实可信。毕竟考古结果挖出来的文物是最真实最可信的!

2012年08月29日中新社曾报道襄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该市境内的春秋时期邓国都城遗址附近一处建筑工地发现了古墓群,现场考古工作人员已初步清理出20多个墓坑。并确认邓国都城遗址又称邓城遗址,属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湖北襄阳市樊城区团山镇,是春秋时期邓国的故都,曾出土邓公乘鼎、吴王夫差剑等重要文物。

在襄阳市团山镇邓城村邓城遗址,1972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在邓城、蔡坡、陆寨、黄家、余岗村一带发掘了近400余座 古墓 及大批文物,其中有石器、漆、木、陶、铜、玉等礼器装饰品及大批兵器共达数千余件。较著名的文物有石器 、 蔡侯鼎、邓公鼎、吴王夫差剑、徐王义楚元子剑等等。从1977至2007年期间,团山镇境内出土文物更是数不胜数,尤其是2005年以来,在邓城附近连续发现了西周 时期的灰坑、文化层、墓葬品,其古墓就有300余座,各类文物2000余件。据邓城村民讲,古邓城内曾有72口井,说明当时的社会繁荣、人口稠密。这些水井的存在,说明当时手工作坊相当多。

另据2013年广东越南公后裔邓伟华宗亲父子两个人去邓城实地考察时还得到极为重要的口传:

当地王氏村民口传,他们原来是姓邓的,因公元前678年邓国灭亡,由邓姓易姓为王以避战争与政府迫害。

以上是实地考察与当地考古发掘工作所得到的实实在在的文物、民间口传证物。再回过头来看看邓州!

邓州号称“天下第一陵”的吾离陵被邓州老百姓证实是强制平坟、圈占600亩农田以后建起来的“三个大土包子”,是面子工程、是假坟。又得不到考古结果支持!另外,今天的邓州没有考古发掘出任何一件与古邓国或是古邓县相关的文物!

邓州号称“天下第一谱”的“邓威廉谱”也证实是笔者老家中都仙村邓氏先祖于1881年编修的邓氏族谱为底本的手抄本。谱中记载的所有内容与底本完全吻合一致。

笔者以为,从考古结果这最直观的文物及中国地图、邓氏族谱已经可以完全证明黄教授的观点是站不住脚了,不知道黄教授是不是认同笔者的这一观点!

结语

综上所述,笔者以为有必要将观点进行更简单的总结,以方便大家更直观的了解笔者批驳黄教授的观点是什么:

襄阳邓城是古邓县或是古邓国都城所在

首先,笔者以为,要将公元前350年作为一个特别重要的一个年份进行展述!

公元前350年,楚宣王在今天的南阳设宛,在今天的邓州设穰。

正是这一年开始,邓州成了新邓县,并沿用至今。

素有“南船北马、七省通衢”、“兵家必争之地”之称的襄阳则于西汉初年始建襄阳县。以县治位于襄水(今南渠)之阳而得名。王莽时曾一度改称“相阳”。 三国曹魏时仍属荆州襄阳郡。西晋、东晋时以襄阳为中心侨置雍州,隋炀帝时属襄阳郡,2010129日正式改为湖北省襄阳市(地级市)。

襄阳虽然地名称谓几经变化,但其历史特殊性是没有任何人能改变的。特别是自1972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在当地考古时发现大量相关文物、古墓,更是有力的证明了笔者的这个结论。

邓继团宗亲、邓必军宗亲、石泉教授、邓伟坚老宗亲等等专家、学者、邓族史研究爱好者们都进行了充分的论证,支持了笔者的这一观点!

笔者的这一观点,还与湖北省政府、国务院的认定是一致的。

11981年,古邓城遗址被湖北省列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6525日国务院依“国发【200619号”文件(《国务院关于核定并公布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通知》)将古邓城遗址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湖北省政府和国务院在邓城立下双碑进行了确认。

邓州呢?现在笔者回过头来总结一下邓州这个新邓县。

邓州是新邓县,原属穰,原为国邑

自公元前350年,楚宣王将今天的邓州设为穰。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陈建樾在其《“台湾村”:一个移民村落的想像、构建与认同——河南邓州高山族村落田野调查报告》中说:“邓州古称穰城,春秋时为邓国属地,秦朝时隶属于南阳郡之穰县,迨至隋时改称邓州。”

正如邓必军宗亲所说:

从这段文字可以得知今邓州古时叫“穰城”,这与古邓国没有关系;“春秋时为邓国属地”也并非是古邓国的都城所在之地。

再结合邓继团宗亲、邓必军宗亲、石泉教授、邓伟坚老宗亲等等专家、学者、邓族史研究爱好者们的研究、论证,及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记载,邓州是公元前350年以后才有的新邓县,古称穰,属于邑。

今笔者将襄阳邓城这个古邓县和邓州这个新邓县分述说明,希望大家能从此不要再将邓州这个新邓县错认为古邓县,将新旧两个邓县混为一谈!

襄阳邓城(古邓县):

是我们邓氏的源流派发之地。

邓州(新邓县):

与我们邓氏家族没有关系。当地的邓家人只是明代以后从今天的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下迁入的。

以上拙言评论,还希望黄教授看到以后,能批评指正!

 


                                              邓氏后裔:孤峡山人

                                                 2014616

下一篇:邓氏受姓考
阅读:1661
0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 1 楼:116.226.200.*    发表于:2015/8/15 15:58:41
    [zhds678:7]那地划到邓州就一切解决,物名合一就节约很多了
  •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驳黄有汉教授的《古代邓国 邓县地望考》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