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邓氏名贤 >> 明代邓氏名贤

邓茂七是何方人氏

作者:沙县地方志办公室 陆超虎 时间:2017/8/1 22:32:33 点击:1266 来源: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核心提示:邓茂七很有可能就是二十四都九龙村人

五百多年前的明朝正统年间,福建沙县爆发过由邓茂七领导的农民起义。因此邓茂七领导的义军,一直被旧史志诬为沙寇。可是对这沙寇首领邓茂七的籍贯却说法不一,明代旧史志都说是沙县人,但也有部分野史、方志甚至解放后出版的史书、辞海、历史辞典中,又说他是江西建昌人。既是沙寇,怎么又是江西人呢?笔者带着这个问题,查阅了许多文献资料,想探究一下邓茂七究竟是何方人氏?

三种不同的记载

第一种:明代宫廷留下的《明实录》、明《双槐岁抄》、明《岐海琐谈》、《闽书》、明嘉靖《延平府志》,和清初所修的《明史·丁瑄传》、《明纪》、《明史稿》等,也都说邓茂七是沙县民沙县佃人。《明史·英宗前纪》虽只笼统说茂七是福建贼但均不见有江西建昌人之说,嘉靖《延平府志·拾遗》是这样清楚记载的:

沙县民有邓茂七者,及其弟茂八,是时实编为其乡之总甲。乡旧有例,佃人之田者,岁还租谷外,又有新米鸡鸭之类,以傀田主,词曰冬牲。至是茂七等倡其乡民革之,田主亦未如之何也。既而倡议以为,乡民所佃田,其合还之租谷,各令其主自备脚力担负以归,不许辄送其家。田主因诉于县逮之,茂七等拒捕不服。县乃下巡检司追摄,茂七等因而杀其弓兵数人。县遂以闻于上司,召官军三百人往捕之,茂七等又聚众格斗,官军杀伤殆尽。至是势不容已,乃刑白马祭天,歃血誓众,遂举兵反。时十三年之二月也。旁近尤溪县民,亦闻风而起,乌合之众,日以益盛,至十余万人。于是僣王号,伪署官职,八闽为之骚动。

连邓起事的前因后果、地点、时间都记载得很清楚,邓茂七是沙县民、与其弟是其乡”(即本乡)的总甲因此茂七是率领沙县本乡民起义的,无一字可疑。

第二种:在《鸿猷录》、《明书》、《皇明史概》、《皇明史法录》、《明史纪事本末》又改说邓茂七江西建昌人。《鸿猷录·平福建寇》是这样记载的:邓茂七者,江西建昌人,初名邓云,豪侠为众所推。正统间,杀人亡命入闽,至宁化县,依豪民陈正景(按《明实录》为陈政景),易今名茂七。聚众为墟,集会常数百人。有司立茂七为会长。远近商贩至皆依之。渐恣横,颐指杀人、寻为仇家所讦,县官捕之,拒捕。与正景率众劫上杭,从者日众。围攻打州,为推官王得仁所败。三战,得仁擒正景,送京师斩之。正统十三年,茂七率其党据杉关,劫商旅,遂攻光泽县,大掠。顺流下攻邵武,官民悉逃匿,至顺昌据之。贼去,邵武官民始复入城、顺昌官民亦入保邵武。于是尤溪炉主蒋福成乘乱,因炉丁号集居民,村落贫人及亡赖悉归之。旬日,有众万余。遂袭尤溪,据之。与茂七声援相闻,将劫沙县及延平。这一说法是邓茂七先不是在沙县而是在在宁化起事,然后先劫上杭、打汀州,再从光泽、邵武、顺昌打过来,与尤溪蒋福成汇合,似乎与沙县关系不大。《明史纪事本末》中的《平浙闽盗》,说正景被擒,送京师斩之独茂七党盛不可制,至是率其党据于吴,劫商旅,遂攻光泽县。又说其时闽地邓茂七反宁化,蒋福成反尤溪,莫不据地称王。大致亦同此说。

第三种,清同治《福建通志》和同治《延平府志·征抚》,是这样记的:邓茂七,建昌人,初名邓云,素豪侠,为众所推。因杀人,官府下捕,逃至福建宁化县陈正景家,改名茂七。既而徙居于沙,又毒害沙民尤甚,世遂称沙寇。邓茂七与弟茂八编为二十四都总甲……,遂举兵,杀巡检及县官。时正统十三年之二月也。往劫上杭,从者日众。围攻汀州,屡为推官王得仁所败。

这种说法只是把前两种说法揉合在一起。即邓茂七还是江西建昌人,逃到宁化,后又迁居沙县,先在沙县起义,然后再去杭,围汀州。

民国《福建通志》也随之说邓茂七江西建昌人,但又补一句:一说沙县民。不作确论。

哪一种记载准确?

以上三种记载的内容,实际上只是两种,第三种是前两种说法的凑合。前两种说法,虽都肯定邓茂七举事在正统十三年,但按第二种说法,邓茂七与陈正景劫上杭、攻汀州失败还在正统十三年之前。而《汀州府志》、《宁化县志》和《明实录》、《明纪》、《明史·王得仁传》,却都明确记述攻汀州失败,是正统十四年四月的事情,这时距邓茂七正统十四年二月牺牲已两个月之后。《汀州府志·兵戎》也明明记着:正统十四年,沙尤寇邓茂七作乱,遣贼党陈正景围汀州,推官王得仁破之。康熙《宁化县志》同样记:正统十四年,沙尤寇邓茂七分党陈景正(即陈政景)围汀州,推官王得仁婴城固守,乘贼不意,大破之。执景正械送京师。而余寇复攻宁化,得仁又败贼于盖洋。《明史·王得仁传》记的:沙县贼陈政景,故邓茂七党也。纠清流贼蓝得隆等攻城,得仁与守将及知府刘能击败之。擒政景等八十四人……贼复寇宁化,率兵往援,斩首甚众。民多自拔归,贼势益衰。贼退屯将乐,得仁将追灭之。俄遘疾,众欲舆归就医,得仁不可曰:我一动,贼必长驱。乃起坐帐中,谕将吏戮力平贼,遂卒。时正统十四年夏也。以上各种资料所记的攻汀州的时间很重要,从时间上可以判断真伪。《明实录》是根据当年奏折档案,按时序编录而成的,是这样记录的:正统十四年四月,巡抚江西刑部右侍郎杨宁奏:谍报沙县贼首陈政景等攻围汀州甚急,欲调兵援之。然石城、瑞金,贼亦不靖。宁化贼首张伯坚巢穴去石城甚迩,声势相连,故不敢远出,惟戒严备守……。上回:已勅总兵宁阳侯陈懋等进兵剿陈政景矣。《明实录》又在正统十四年五月中记录:福建沙县贼首陈政景等纠清流县强贼蓝得隆等围攻汀州府,都指挥佥事马雄、按察司佥事况真等率官军民击败之。汀州知府刘能、推官王得仁,又潜遣人邀其归路,擒政景等八十四人,余贼惊溃。

这一切史实,已足以确证邓茂七是正统十三年(1448)二月在沙县起义,正统十四年二月,邓茂七在攻打延平时牺牲。如陈政景攻打汀州、打宁化是在正统十四年夏天。两相比较,就不难把邓茂七先在宁化起义,并先劫上杭攻汀州的第二种说法,彻底否定了。

至于第三种说邓茂七于正统十三年二月在沙县起义,三月去劫上杭围汀州,此说既与史实不符,也完全不可能。起义后为何不在附近打开局面,要舍近求远,长途通过敌占区去打上杭?这种牵强附会,把正统十四年的事,拉回到十三年来记,以便将第一、第二两种说法硬捏在一块的折中办法,便也不攻自破了。

第二种说法的由来和《监军历略》作者张楷其人。

仔细推敲《鸿猷录》的《平福建寇》和《明史纪事本末》的《平浙闽盗》等第二种说法的依据,原来都是从《监军历略》一书的记载而产生的。《监军历略》的作者张楷,是直接参加镇压邓茂七起义的监军佥都御史,他所写历略,本应该是真实可信的。可是查张楷其人本身的历略,却不能不令人产生种种疑问。请看,同时代著作《闽书·萑苇》记载张楷其人的思想行径云:皇上命都督刘聚、佥都御史张楷统官军剿杀,各官自到建宁,笙歌为乐,笑傲自如。楷以平时所和唐诗,逼下建宁府刊行。其于军政置之度外。皇上知其不足济事,复命宁阳侯陈懋等往,大军一临,贼始丧败。楷等心怀奸诈,图荣身家,乃私奏其子应麟等有功。夫应麟既无领兵之名,焉有获功之实?楷在彼所作除夕诗云:静夜深山动鼓鞞,斯民何苦际斯时,又云:乱离何处觅屠苏,浊酒三杯也胜无,又云:庭院不须烧爆竹,四山烽火照人红等句,流传京师,为人鄙议。迹其如此,存心可知。而宁阳侯亦言:当指挥刘福追斩邓茂七于延平时,楷等自建宁驰至,威胁丁瑄奏冒功。六科十三道,复连章劾楷黩货丧师,罔上欺下,法官逮治。看来这个统军的张楷实可谓是庸而且贪的腐败官僚,他既未关心戎政,也未临战阵,张楷只在后方建宁(今建瓯)饮酒作乐。等到听说邓茂七被斩,才赶紧跑来延平抢功。他当就受到许多官员告发(《明实录》中就记录着许多劾他的奏折),他回到朝廷,即被捕下狱。许多史、志对张楷其事都有类似的记载,可谓声名狼藉。这样一个贪生怕死,脱离实际的昏官,怎么能写出符合实际的东西来呢,但要想驳正《监军历略》和《鸿猷录》的说法,也殊非易事。前人又未肯认真探讨它,何况《监军历略》又是以镇压起义的当事人身分来说话的。所以民国《沙县志·杂录》等便也信从其说,认为船志载邓茂七沙县二十四都人,非也。今观《监军历略》与《鸿猷录》,甚详。其发难亦非自沙,始于宁化。但后移屯于沙为巢穴矣。这样就轻率地否定了茂七兄弟为沙县二十四都人,在沙县率众起义的史实;也否定了明代所修的四部《沙县志》,以至当代所著的《明实录》、《闽书》、嘉靖《延平府志》和清初官修《明史》中所完全一致的写法,平添出一椿公案来。笔者认为凡是要推翻一种历史记述,不能只凭孤证,必需拿出足够的其他旁证材料,要做一番深入的考据比较工夫,否则不好全盘否定当时一系列官修史书、志书的权威性的。查沙县于明朝嘉靖十五年、二十四年、万历十四年、十九年,修过四次县志。其第一次嘉靖十五年(1536)修志时,距邓茂七起义的正统十三年(1448),只有八十多年时间,相当于我们今天距辛亥革命一样,当时当地应还有大量官书文字和口碑资料可资采择,为何都不取《监军历略》之说,而且也不见有本府本县权威人士在当时有何异议的记载,如果记述有错误,是瞒不住同时代同乡人的。张楷的记述难道就不会有差错吗?他的全部《历略》是否都那么靠得住?都还有待全面研究。问题是事隔数百年之后,民国修的《福建通志》、《沙县志》为何要附会《监军历略》和《鸿猷录》来否定自己的历史呢?笔者认为其中很大的原因正是与当权的封建地主阶级的立场观点有关。在地方封建统治者及其文人看来,这起义造反是灭九族的事;造反的头人姓邓,发生在本省、本县境内,从此要始终戴着沙寇邓寇的帽子是非常不光彩的。而沙县二十四都相当于现在三明市梅列区、三元区和永安市的一部分,这一地区至今还存在相当多的邓氏家族子孙,他们在旧社会对此尤其忌讳,似乎辱没了他们的家声。所以一旦发现有《监军历略》和《鸿猷录》提出说邓茂七是江西人,在宁化先发难云云。他们就如获至宝,顺水推舟来推翻沙县出过大贼寇的历史。

我们今天站在人民的立场上,重新审视历史,可以自豪地说这是一种光荣的反封建的革命传统,完全可以大胆承认邓茂七是原沙县二十四都人。

据《三明文史资料》载文说,邓茂七可能是今永安市中村乡的黄竹坑人,那个地方还存在一些邓茂七的传说。《明纪》、《明书》、《皇明史概》都说邓茂七的侄儿邓伯孙,最后兵败据守九龙寨。这九龙寨原也属沙县二十四都,今属永安市上坪乡的一个行政村。起义大军被镇压,兵败最后退至故里根据地,也符合农民起义者的一般现象。因此,邓茂七很有可能就是二十四都九龙村人。

这些问题,还望有关学者专家的多方研讨,以澄清史实。

下一篇:邓城
阅读:1266
0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邓茂七是何方人氏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