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邓氏动态 >> 邓继团论邓史专栏

勒石燕然---军事家、行车骑将军、小侯邓鸿与窦宪灭匈之战

作者:邓继团 时间:2017/8/14 17:40:40 点击:1153 来源:中华邓氏族谱网

核心提示:东汉邓氏共有四位车骑将军,他们是早期新汉之交邓禹部下邓弘、邓禹之子邓鸿、邓禹之孙邓骘、邓禹曾孙桓帝邓皇后之父邓香

车骑将军在东汉的官僚系统中,地位尊崇,在重号(名号)将军中排第三,相当于三公。《东汉会要·卷十九》载:将军比公者四:第一大将军,次骠骑将军,次车骑将军,次卫将军。

东汉邓氏共有四位车骑将军,他们是早期新汉之交邓禹部下邓弘、邓禹之子邓鸿、邓禹之孙邓骘、邓禹曾孙桓帝邓皇后之父邓香。另外,三国时期还有一位车骑将军,他就是蜀汉杰出的外交家,邓禹之后邓芝。

他们中的邓鸿是行车骑将军,也就是代替,有临时性任职的意思,就象他的父亲邓禹曾行司徒事一样,但《后汉纪》作车骑将军,为实任。邓香是在其死后追封的,他被追封是因为其女儿邓猛女为桓帝皇后,延熹四年后桓帝遂复为姓,并追封邓香为车骑将军,安阳侯(见《后汉书·桓帝邓皇后纪》)。地位最高的车骑将军是邓骘,他享受三公待遇,即仪同三司

秦汉间,北方匈奴民族的侵扰一直是中原汉民族面临的最大威胁。汉武帝曾派大将卫青、霍去病率军深入漠北,出击匈奴,多次获得重大胜利,但未能根治。东汉初期匈奴多次骚扰边境,边患不断,最终实现根除匈奴边患这一伟业的是东汉车骑将军窦宪以及他率领的团队。度辽将军邓鸿为这一改变世界历史格局重大战役的重要将领之一,贡献巨大。

《后汉书·邓禹传》载:肃宗时,为度辽将军。永元中,与大将军窦宪俱出击匈奴,有功,征行车骑将军。字可以理解,邓鸿出击匈奴时,可能并不受窦宪节制,而是在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中与窦宪平行参与的军事将领。

窦宪之妹和帝时为皇太后,临朝称制。永元元年(公元89),窦宪曾派刺客刺杀了窦后幸臣都乡侯刘畅,犯下了死罪,因害怕被诛,请求出击北匈奴以赎其罪。恰巧当时已归降汉朝的南匈奴单于正向朝廷请求出兵讨伐北匈奴。于是朝廷拜窦宪为车骑将军,以执金吾耿秉为副,各领四千骑,合南匈奴、乌桓、羌胡兵三万余出征,北击北匈奴,取得了巨大之胜利。这次讨伐北匈奴的重大战役中,邓鸿是其中主要战将之一,事见《后汉书·南匈奴列传》。

邓鸿,云台首将邓禹的第十三子。好筹策。永平中,以为小侯。小侯,见《后汉书·显宗孝明帝纪·第二》注引袁宏《后汉纪》:以非列侯,故曰小侯。《历记》曰:庶方小侯,椅其义也。胸怀韬略的邓鸿常常被皇帝召进宫中,与其他大臣们一起商议大汉的边关大事,他的很多见解往往被皇帝所认可。帝以为能,拜将兵长史,率五营士屯雁门(见《后汉书·邓禹列传》)。

《后汉纪·孝明皇帝纪》所载邓禹十三子的排序,与《后汉书》的说法有区别,该书说邓鸿为邓禹第三子,或可理解为邓训之前、第三到第五之间,长子震,为高密侯;次袭,为昌安侯;次鸿,为车骑将军,坐出塞追叛胡,下狱死。第六子训,不好文学,禹以此非之。

建武二十四年(公元48)春,匈奴八部共议拥立比为呼韩邪单于,他上任后,匈奴分裂,不久,南匈奴归附汉朝,并表示永为蕃蔽,扞御北虏。这为窦宪此次北伐提供了绝佳之历史契机。

章帝建初七年(公元82年),耿秉迁执金吾,以张掖太守邓鸿行度辽将军,即以张掖太守身份代行度辽将军职权。稍后的元和三年即公元86年,其兄邓训也曾为张掖太守。

章和二年(公元88年),北匈奴内乱,加之自然灾害频发,粮食匮乏,北匈奴部众纷纷前来南匈奴或者直接向汉朝投降。南单于看到有机可乘,将并北庭,会肃宗崩,窦太后临朝,于是上书汉廷,表示要扫灭北匈奴,为大汉效力,他说道:臣累世蒙恩,不可胜数。孝章皇帝圣思远虑,遂欲见成就,故令乌桓、鲜卑讨北虏,斩单于首级,破坏其国。愿发国中及诸部故胡新降精兵,遣左谷蠡王师子、左呼衍日逐王须訾将万骑出朔方,左贤王安国、右大且渠王交勒苏将万骑出居延,期十二月同会虏地。臣将余兵万人屯五原、朔方塞,以为拒守。臣素愚浅,又兵觽单少,不足以防内外。

他在奏表中特别说到护边悍将邓鸿:愿遣执金吾耿秉、度辽将军邓鸿及西河、云中、五原、朔方、上郡太守并力而北,令北地、安定太守各屯要害,冀因圣帝威神,一举平定。从南单于奏书中我们可以看出此时邓鸿的身份为度辽将军,而非,为实任。

窦太后将南单于的奏表与耿秉商量,耿秉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历史机遇,同时他向窦太后提出了以夷伐夷的思路:昔武帝单极天下,欲臣虏匈奴,未遇天时,事遂无成。宣帝之世,会呼韩来降,故边人获安,中外为一,生人休息六十余年。及王莽篡位,变更其号,耗扰不止,单于乃畔。光武受命,复怀纳之,缘边坏郡得以还复。乌桓、鲜卑咸胁归义,威镇四夷,其效如此。今幸遭天授,北虏分争,以夷伐夷,国家之利,宜可听许。

永元元年(公元89年),朝廷命窦宪为车骑将军、耿秉为征西将军,各率四千骑;南匈奴左谷蠡王师子率万骑从朔方鸡鹿塞(今内蒙古磴口县)出兵;南单于屯屠河率领万余骑从满夷谷(今内蒙古固阳县)出兵;度辽将军邓鸿和边境地区归附朝廷的羌胡八千骑、左贤王安国万骑从翩阳塞(固阳县境)出兵。三路大军邓鸿一路的实力较为强大。

三路大军在涿邪山会师。不久,与北单于决战于稽落山,大破之。《后汉书·窦融列传》载:斩名王以下万三千级,俘牲口马、牛、羊、骆驼百余万头。八十一率部来降者,前后二十多万人。宪、秉遂登燕然山,去塞三千余里,刻石勒功,纪汉威德,令班固作铭。经过此次沉重打击,匈奴不再为边患,北单于奔逃,下落不明(《后汉书·南匈奴列传》)。

可见,邓鸿是这次辉煌胜利的三个方面军指挥官之一,为北匈奴的根除,边境的安宁作出了杰出之历史性贡献。这场伟大的战争,干净彻底地打击了匈奴势力,北匈奴乃至整个匈奴势力至此一分为二,一部分归降汉朝,通过融合,成为了中华民族一部分。另一支被迫西迁,他们曾横扫欧洲,以其相对先进的生产力,改变了欧洲版图及政治格局,有学者认为,当今匈牙利人就是匈奴民族的后裔。可见,邓鸿参与扫灭匈奴的举动,不仅仅是汉匈之间的战争,他还是世界史中的重要一环,因此邓鸿也是位影响世界政治、军事格局的军事将领。

和帝永元二年(公元90年)春,邓鸿因军功升迁为大鸿胪。不久,南单于重又上书窦太后,要求再击北匈奴,以扫除其残部,这场战役同样取得了胜利。稍后的永平四年即公元92年,窦宪擅权威,后遂密谋不轨(见《后汉书·窦皇后纪》),犯下滔天大罪,被和帝处死。

大鸿胪,九卿之一,中二千石。掌诸侯及四方归义蛮夷,诸王入朝,当郊迎,典其礼仪。及郡国上计,匡四方来,亦属焉。皇子拜王,赞授印绶。及拜诸侯、诸侯嗣子及四方夷狄封者,台下鸿胪召拜之。王薨则使吊之,及拜王嗣。是当时掌管诸侯、外交事物的最高官员,有点类似于现在的外交部长。

南匈奴内乱始于安国单于之初立,并与当时的汉廷驻匈奴官员处理失当交织在一起。永元六年(公元94年)春,皇甫棱免,以执金吾朱徽行度辽将军。时单于与中郎将杜崇不相平, 乃上书告崇,崇讽西河太守令断单于章,无由自闻。而崇因与朱徽上言:南单 于安国疏远故胡,亲近新降,欲杀左贤王师子及左台且渠刘利等。又右部降者谋 共迫胁安国,起兵背畔,诸西河、上郡、安定为之儆备。和帝下公卿议,皆以 蛮夷反覆,虽难测知,然大兵聚会,必未敢动摇。今宜遣有方略使者之单于 庭,与杜崇、朱徽及西河太守并力,观其动静。如无它变,可令崇等就安国会其 左右大臣,责其部众横暴为边害者,共平罪诛。若不从命,令为权时方略,事毕 之后,裁行客赐,亦足以威示百蛮。帝从之(见《后汉书·南匈奴列传》)。

本来归顺汉朝的胡人五六百人夜袭刚刚被立的南单于师子;随即新近来降的胡人十五部二十余万人联合反汉,并且威胁要立前单于屯屠何的儿子日逐王逢侯为单于。他们杀官吏,燔烧邮亭庐帐,将车重向朔方,欲度漠北。

情况危机,如不及时制止,早些年征战取得的胜利果实将毁于一旦。于是,朝廷遣行车骑将军邓鸿、越骑校尉冯柱、行度辽将军朱徽将左右羽林、北军五校士及郡国积射、缘边兵,乌桓校尉任尚将乌桓、鲜卑,合四万人讨之(见《后汉书·南匈奴列传》)。可见,邓鸿为这此平叛的最高指挥官,他已是拥兵四万的一方军事统帅。

时南单于及中郎将杜崇屯牧师城,逢侯将万余骑攻围之,未下。冬,邓鸿等至美稷,逢侯乃乘冰度隘,向满夷谷。南单于遣子将万骑,及杜崇所领四千骑,与邓鸿等追击逢侯于大城塞,斩首三千余级,得生口及降者万余人。冯柱复分兵追击其别部,斩首四千余级。任尚率鲜卑大都护苏拔廆、乌桓大人勿柯八千骑,要击逢侯于满夷谷,复大破之。前后凡斩万七千余级。逢侯遂率觽出塞,汉兵不能追。七年(95年)正月,军还( 见《后汉书·南匈奴列传》)。

这次由邓鸿任最高指挥官的战役为大汉帝国对反叛匈奴的重重一击,以全胜而告终。是役,及时遏制了匈奴反叛行为,制止了事态的恶化,公元89年窦宪北击匈奴以来的历次胜利果实得以保存,意义深远。

数次出击匈奴,取得赫赫战功的邓鸿,其行车骑将军地位尊崇,在三公之下,九卿之上。《东观汉记》载:永平六年(误,应为和帝永元六年),邓鸿行车骑将军,位在九卿上,绝坐。

绝坐即绝席也叫独坐。《后汉书·王常列传》注:绝席谓之尊显也。《汉官仪》曰:御史大夫、尚书令、司隶校尉,皆专席,号三独坐。’”可见,当时朝廷给邓鸿的礼遇,除比于三公,位在九卿之上车骑将军的官职,还给以绝坐之特别待遇。

邓鸿行车骑将军的具体时间应为永元六年(94年)九月,同年十一月,率越骑校尉冯柱、行度辽将军朱徽、使匈奴中郎将杜崇大破逢侯。《后汉书·卷四》载:南单于安国从弟子逢侯率叛胡亡出塞。九月癸丑,以光禄勋邓鸿行车骑将军事,与越骑校尉冯柱、行度辽将军朱徽、使匈奴中郎将杜崇讨之。冬十一月,护乌桓校尉任尚率乌桓、鲜卑,大破逢侯,冯柱遣兵追击。复(破)之。” “护乌丸,拥节,秩比二千石,武帝置。

可惜,好景不长,取得了多次抗击匈奴辉煌胜利的邓鸿在第二年即和帝永元七年(公元95年)春正月,回到京师不久即死于他为之立下汗马功劳的大汉王朝大牢中。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载:行车骑将军邓鸿、度辽将军朱徽、中郎将杜崇皆下狱死。《邓禹传》说:邓鸿坐逗留失利,下狱死。两条信息都没有完全讲清楚邓鸿的具体死因,同书李贤注:时南单于安国与崇不相平,乃上书告崇。崇断其章,缘此惊叛,安国卒见杀。帝后知之,皆征下狱。可见,致汉匈此次失和之始作俑者当为杜崇!

邓鸿死后,帝知朱徽、杜崇失胡和,又禁其上书,以致反叛,皆征下狱死。从《后汉书·南匈奴列传》也看不出邓鸿之死与南单于安国、中郎将杜崇之间过节的必然因果关系,一代名将,三朝元老(明帝、章帝、和帝)没有战死于沙场,以马革裹尸,却在其立下不世之功后糊涂授首,实乃千古奇冤!

查《康熙字典》:逗,曲行避敌也,即邓鸿没有按预先的时间到达指定位置而影响了战局的发展,这是邓鸿的死因。笔者认为,公元94年匈奴的反叛之过应记在朱徽、杜崇两人的身上。时单于与中郎将杜崇不相平, 乃上书告崇,崇讽西河太守令断单于章,无由自闻。正是因为朱、杜二人失和于匈奴,在给邓鸿的信息中,也断其章,误导了邓鸿,才造成了邓鸿坐逗留失利的窘境,以致下狱死。更何况,以上的史料只能证明此次的汉匈失和为朱、杜所为,邓鸿为不知情者,最多只应负领导责任,罪不致死。

古语云:刑不上大夫。从邓鸿一案看,东汉一朝不尽然。以公而论,邓鸿身经百战,为国家边疆的完整,特别是在抗击匈奴的历次战役中立下了战功赫赫,称为国之干城当属实至名归。邓鸿行车骑将军,位在三公之下,九卿之上绝坐,地位尊崇,却因朱杜失和于匈奴而被杀,足见东汉法律之严,和帝待功臣之酷!

以私而言,邓鸿与东汉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被杀时的身分当为外戚。邓鸿为明帝两位女婿的亲叔父(邓禹之孙高密侯邓乾尚明帝第五女沁水公主、昌安侯邓藩尚明帝第六女平皋长公主)。就在邓鸿被杀的公元95年,其六哥邓训的二女儿邓绥复选入宫,第二年冬为贵人。

邓绥初次被选是在永元四年(公元92年),因其父邓训去世为之守孝而被耽误。假如邓绥第一次入宫时间不变,假如她在公元93年即被封为贵人,那么,她的老十三叔之命运会不会有所改变?邓鸿之一生可谓为踏平匈奴而生,匈奴既灭,或许是兔死狗烹,他邓鸿也就没有了存在之价值,欲加其罪,何患无词!一代边将,没有战死沙场,却在其屡建殊功后因朱、杜失胡和,又禁其上书,以致反叛,朝廷在没彻查之前,以没有具体所指的逗留失利之罪名,死于狱中。冤乎,邓鸿!

当然,邓鸿曾为窦宪的重要部下,窦宪死后,邓鸿独存,这是否为邓鸿必死之真正原因,待考。

邓鸿之死,一说为自杀,见《后汉书三国志补表三十种·后汉书补表》。同书《熊氏后汉书年表校补》作邓宏,曾为光禄勋。

按:本文载《东汉邓氏史》。

上一篇:没有了
阅读:1153
0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 1 楼:183.240.19.245    发表于:2017/8/29 10:58:24
    给继团宗亲之赞!禹公第十三子鸿,没其兄训的详尽记载?继团宗亲经考证将其补述充实,可赞!(邓伟坚)
  •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勒石燕然---军事家、行车骑将军、小侯邓鸿与窦宪灭匈之战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